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苦恨孤臣一死迟-----钱牧斋在八十岁的辛丑年很忙碌  

2015-12-15 18:30:00|  分类: 钱牧斋,李笠翁,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牧斋先生在1661,即辛丑年非常忙碌。这一年,他已经八十高龄了。也是在这一年,顺治皇帝去世了。

八十高龄的钱牧斋先生,在夏季远赴杭州,还会晤了李笠翁,写了《李笠翁传奇叙》。而吕留良、周亮工、王士祯、黄宗羲的儿子黄正义等都分别来到常熟拜见牧斋先生。不甘寂寞的钱牧斋在这一年还为破山兴福寺主持鹤如法师的去留问题与钱朝鼎大动干戈,写信斥责,言辞之激昂,全然不像八十老翁。也是在这一年,钱牧斋完成了对杜甫诗歌的笺注工作,这应该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也正因为关于杜诗的笺注,钱牧斋与吴江的朱鹤龄产生分歧僵持不下而产生矛盾,两人剑拔弩张,彼此决不妥协。这一年的钱牧斋还为小他十岁的王时敏过七十大寿作序祝贺,畅谈他与太原王家一脉的渊源往来。这一年的钱牧斋还复信洪承畴,似有同病相怜把臂而谈的相惺相惜。值得注意的是,正是在这一年,钱牧斋的学生郑成功攻占收复台湾,而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则在北京引颈就戮。在西南一隅苦苦支撑的永历帝在缅甸被执,而当年路途遥远,消息传递到江南,则已经是大半年之后了。令人胆战心惊的江南奏销案也是发生在这一年,株连之广,杀人之众,真有点八公山上草木皆兵的风声鹤唳了。

当然,在辛丑年,对钱牧斋而言,最为重要的事情,则是他的八十大寿,即使他并不怎么热心,但他的一帮弟子羽翼还是很热心地张罗起来了。经过一番筹备忙碌,寿宴在五月的一个夜晚终于拉开序幕,地点就在虞山的胎仙阁。主题自然是八十大寿,但题目却很风雅,牧斋先生与众弟子观赏红豆花,诗词唱和,其乐融融。而钱牧斋先生的《红豆三集》虽然依旧元气淋漓,雄视千古,豪情万丈,不甘颓唐,但钱牧斋先生在这样的人生节点,回望平生,感怀山河,更为充沛浓烈的则是故国之思、人生即将落幕的苍凉喟叹。说来蹊跷,并非完全附会,在这一年,钱牧斋与柳如是的红豆山庄里的一棵粗壮繁茂的红豆树二十年不曾开花,在辛丑年的夏五月却突然开花数枝,在秋九月还结子一颗。 红豆树开花并且结子极为稀罕,时又恰逢钱牧斋八十大寿之年,这当然被当作喜事一桩。钱牧斋为此先后作诗共十八首首,并邀其忘年交、族孙钱曾作诗,然后和其诗八首。钱曾写道:红豆树二十年不花,今年夏五忽放数枝,牧翁先生折供胎仙阁,邀予同赏以仙酒,酒酣命赋诗,拔笔作断句八首。钱曾的其中几首诗是:

弄雪攀枝未足夸,胎仙阁上即仙家。

 天酒三杯花一枝,懵腾暂作有情痴。

 

白檀浓炷绿云丛,最爱当心一缕红。

应是花神高品格,不随桃李嫁春风。

 

天宝繁华迹已陈,凄凉往事欲沾巾。

秋风南国多愁思,肠断当筵唱曲人。

 

烛夜花倾瑞露浓,仙人疕酒有奇功。

凭将红豆新开蕊,添入修罗酿法中。

 

好风吹梦落尘寰,群玉山头觅往还。

八百樵阳有名记,琪花先许到人间。

钱牧斋对自己这位族孙关爱有加,虽然有研究者称钱曾与钱牧斋有不少纠葛,更因为在钱牧斋三年之后撒手西归卷入钱牧斋的家难风波而备受指责,但也有人说,钱曾在钱牧斋晚年,两人来往最多,而钱曾在整理钱牧斋诗文方面出力不少。钱牧斋唱和道:

  草木为兵记岁华,平泉花木尽泥沙。

  未应野老篱前树,涌出金轮别种花。

  花房交络带香缨,窃白轻黄晕不成。

  记取中央花藏处,流丹一点自分明。

  寂历香尘界画帘,小阑绨几供香严。

  算他红白闲桃李,都与儿郎插帽檐。

  红豆春深放几枝,花神作意洗妆迟。

  应知十二年渲染,只待催花数首诗。

  香海花依小劫赊,也将花劫算尘沙。

  夜摩天上人应笑,谁放人间顷刻花。

  金尊檀板落花天,乐府新翻红豆篇。

  取次江南好风景,莫教肠断李龟年。

  老去羞花懒赋诗,扌弃将才尽为人嗤。

  车中大有司花女,愁绝吟红阁笔时。

  却恐明年花信迟,都将好句定花期。

  春工解道能雕刻,一瓣应标一句诗。

  钱牧斋结合活化王维《相思》及杜甫《江南逢李龟年》诗意,抒发世乱凄凉之痛。唐人范摅《云溪友议》记,安史乱起,玄宗奔蜀,宫廷音乐家李龟年流浪到湖南潭洲,曾在湘中采访使举行的一次宴会上唱王维《相思》诗“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劝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使满座的人听了,一起望着玄宗所在方向叹息。其时杜甫也流寓潭州,有诗赠李龟年:“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钱 牧翁其他门生如钱龙惕、陆贻典等人也分别酬和。钱龙惕有“胎仙阁上清和月。把酒来看红豆花”“莫言红豆非仙树,也占人间二十春”“一枝遮护风流在,倩取单请为写真”等诗句,也算贴切恰当,新人耳目。陆贻典则有“花前今昔事难陈,不饮真辜头上巾。试问湘潭歌一曲,相思至竟为何人。”陆贻典的诗直言今昔之事实在不好多说,追思缅怀的究竟是何人,只有你知我知罢了,还是喝酒浇愁,不要辜负韶华流年的好。钱谦益的弟子冯班未能参与胎仙阁夜宴,只是日后奉和诗八首,诗句有:“方丈萧萧翠影遮,随愿说法住毗邪。默然不语支颐坐,香散天风一树花”“鸡犬桑麻共几家,仙村不合种凡花。渔舟共向当时见,枉煞溪边两岸霞。”“辽鹤休言世事非,一枝重见雪霏微。无缘梦见成蝴蝶,长向花间冉冉飞”。钱牧翁在此夜宴后,赋诗《走笔赠祝子坚兼订中秋炼药之约》,内云:“相期八九月,访我红豆居。白月正中秋,玉盘承方诸。我家虞山侧,药草多于蔬。自从虞仲来,采药皆仙儒。我扫乌目云,候子双飞凫。庶彼淳于斟,于焉逢慧车。”
     辛丑年秋九月,红豆树居然结子一颗。此段事情之真假,姑且不论,但钱牧斋先生说得明白:红豆树二十年复花,九月贱降,时结子才一颗,河东君遣僮探枝得之。老夫欲不夸为己瑞其可乎?重赋十绝句示遵王,更乞同人和之。
  院落秋风正飒然,一枝红豆报鲜妍。
  夏梨弱枣寻常果,此物真堪荐寿筵。
  春深红豆数花开,结子经秋只一枚。
  王母仙桃余七颗,争教曼倩不偷来。
  二十年来绽一枝,人间都道子生迟。
  可应沧海扬尘日,还记仙家下种时。
  秋来一颗寄相思,叶落深宫正此时。
  舞辍歌移人既醉,停觞偏唱右丞词。
  朱蜀衔来赤日光,苞从鹑火度离方。
  寝园应并朱樱献,玉座休悲道路长。
  千葩万蕊叶风凋,一捏猩红点树梢。
  应是天街浓雨露,万年枝上不曾销。
  斋阁燃灯佛日开,丹霞绛雪压枝催。
  便将红豆兴云供,坐看南荒地脉回。
  炎徼黄图自讨寻,日南花果重南金。
  书生穷眼疑卢橘,不信相如赋《上林》。
  旭日平临七宝阑,一枝的
殷流丹。
  《上林》重记虞渊簿,莫作南方草木看。
  红叶阑干覆草莱,金盘火齐抱枝开。
  故应五百年前树,曾裹侬家锦绣来。
   这十首之中有将红豆夸为祥端之诗,如院落秋风正飒然,一枝红豆报鲜妍。夏梨弱枣寻常果,此物真堪荐寿筵。然而真正一吐钱牧斋心中积郁的,却是“秋来一颗寄相思,叶落深宫正此时。舞辍歌移人既醉,停觞自唱右丞词。钱牧斋以叶落深宫写深秋,用王维被安史叛军囚禁时所作《凝碧池》诗意: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秋槐叶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所谓停觞自唱右丞词,可以理解为唱王维的《相思》诗,也完全可以理解为唱国破之悲的《凝碧池》诗。钱牧斋门下一帮弟子自然又是一番唱和应答,多为吉祥之语,陆贻典有“秋风南国绽新枝,正是长筵宴赏时。珍果只应仙树有,人间何事唱相思”,而钱曾深知钱牧斋之遗民情怀,故和其诗有万国兵尘草木前,止留红豆向江天之语。
      钱牧斋诗中之红豆树,今犹存于常熟白茆乡之芙蓉村。据说,此树本为钱牧斋外祖父、山东副使顾玉柱庄园之物,由其子顾耿光自海南移入。顾氏庄园称芙蓉山庄,归钱牧斋后更名为红豆村庄红豆山庄"。此树顺治十八年(1661)开花结子后,曾在道光年间又开花一次,此时山庄早已废弃。

钱牧斋在辛丑年夏季有杭州之行,如此年迈,不辞辛苦,似乎给人以走穴卖文之嫌。他会晤了浙江按察使宋琬,为其“安雅堂集”作序,并有“《读宋玉叔文集题辞》,还为一名叫做王端淑的女诗人题辞奉赠,多为应酬之举。而钱牧斋交往从来是五湖四海三教九流都能往来。他在杭州期间,与李渔交往,为其作《李笠翁传奇叙》。众做周知,李渔功名不彰,加之行为不同流俗,备受他人诟病,但钱牧斋却深知李渔创作戏曲的价值。这一年李渔刚过半百之年,终于有了儿子,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而在一年前,李渔五十岁,亲朋好友要为他举行五十岁寿辰,却被他坚决谢绝了。李渔想到自己已年过半百,仍无子无成,顿生感叹。他在《五十初度答贺客》中写道:“尽日为农曲水边,偶因客至罢耘田。穷愁岂复言初度,衰病空穷祝大年。艾不服官今已矣,岁当知命却茫然。纷纷燕贺皆辞绝,止受心交一字怜。”谁知此后一个月,侧室纪氏为他产下一子。晚年得子,让李渔喜出望外。李渔为儿子取名将舒,大摆宴席以示庆贺,并作七绝《五十生男自题小像志喜》:“年逾四十便萧条,人说愁多面色凋。欢喜若能回老态,十年霜鬓黑今霄。”七律《庚子举第一男,时予五十初度》:“五十生男命不孤,重临水镜照头颅。壮怀已冷因人热,白发催爷待子呼。”李渔给第一子取名“将舒”,从他所写《名诸子说》中的 “天下事莫妙于将,而莫不妙于既”一句中可以理解其用意,他说:“将者,将然未然之词也。既,则令人观止矣。”又说:“吾欲诸子顾名思义,人各用将,凡事皆然,不独功名富贵。富而不将,则以满致溢;贵而不将,则由高得险。戒之哉。”自从李渔五十岁添第一子后,次年,纪氏又生一子取名将开;五十二岁时,纪氏再生一子取名将荣,过了一个月,侧室汪氏也得一子取名将华;后来又得将芬、将芳、将蟠三子,共七子,将荣、将芬早殇,实存五子。就是在与钱牧斋见面后的第二年,李渔从杭州搬到了南京,在芥子园开始了自己的又一番事业。

钱牧斋开篇说道:“古今文章之变,至于宋词元曲而极矣。词话之作,起于南宋。于时中原板荡,逸豫偏安。遗民旧老,流滞行都。刺取牙人驵侩、都街行院、方俗闾巷、慠美猥亵之语,作为通俗演义之书。若罗贯中之水浒,恢诡谲怪,大放厥词。悲愤讽刺,与龚圣予三十六人之赞,相为表里。”

钱牧斋在这里提到的龚圣予,就是龚开,他是宋末元初人,字圣予(一作圣与),号翠岩,淮阴县人。他在景定年间曾任两淮制置司监当官,是一位诗文书画都擅长的文人画家,山水画师法米芾米友仁,人物、鞍马则学曹霸,亦能画梅、菊等花卉。他喜欢用水墨画鬼魅及钟馗怪怪奇奇,自成一家。其特点是用笔粗重、墨色淋漓,造形比较夸张,画上多题诗及跋语,抒情寓意,寄托遗老的怀抱。龚开出生之时,赵宋已被迫南迁、建都临安95年了。他的故乡淮阴,正处在宋金分界线上。龚开自幼受环境薰染,年青时曾与陆秀夫同居广陵(今扬州)幕府,景定间为两淮制置司监,掌管茶盐酒税场务征输及冶铸之事,为复兴宋室身体力行。在元军伐灭南宋的过程中,龚开虽已年过五旬,仍在闽浙一带参加抗元活动。宋亡后,他写了《宋文丞相传》,记述文天祥的事迹,《宋陆君实传》、《辑陆君实挽诗序》记载有关陆秀夫的事迹及其死后友人的挽诗,字里行间充满对抗元英雄人物的景仰。作为遗民,他虽生活极端艰窘困顿,仍坚持不仕,洁身自好,寄迹于苏、杭一带,以卖画为生。有时虽至立则沮洳,坐无几席,而不得不令其子俯伏榻上,就其背按纸吴莱《桑海遗录序》),可见其作画的困境。他的画一持出,人辄以数十金易之,藉是故不饥,然竟以无所求而死。时人敬佩这样具有高超技艺的画家,更敬佩他志节既峻

中国历代不乏画马的大家,龚开的先辈曹霸韩干李公麟都有为御马写生的作品传世。龚开画马师曹、韩,得神骏之意,他曾以曹、韩的手法画过《唐太宗天闲十骥图》、《唐德宗望云骓图》。据记载,他的画马作品还有《玉豹图》、《唐马图》、《瘦马图(亦称《骏骨图)、《人马图》、《天马图》、《黑马图》、《高孙儿图》等等。龚开以画马抒发情感,寄托他对祖国和人民的热爱,借以表现马的矫健、快捷,来表达个人的理想和抱负,及对宋王朝的统治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心情。他在多次题跋中,从西域引来良马联想到盛世的情景,他向往建功立业,可是生不逢时,抱负无从实现。千金市骏已无人,秃笔松煤聊自得”(《玉豹图》)今日有谁怜骏骨,夕阳沙岸影如山”(瘦马图)。他唏嘘感叹,唯有寄希望于未来。他在《高马小儿图》中题道:如此小儿如此马,他日应须万人敌,呼吁人才自少当爱惜。龚开通过画马、题诗,表达自己的心绪。

龚开所画的马以风鬃雾鬣,豪骨兰筋的战马为特点,多逝电追风之状,且多惊人奇姿。元人马臻在《龚圣予画瘦马行》一诗中写道:“……画时想极虚无垠,思入万里沙声昏。凝精洞视色不变,杳冥之中百体存。相经合备渥洼种,仰首鸣天鼻欲动。气豪似与神龙争,疾雷迅电惊尘梦。忆昨嫖姚骑战时,旋云转雾飞四蹄。翻然踏碎关山雪,归来汗血光淋漓。……”他多次直接以瘦马图为画题,画中马棱棱并露十五肋,突出表现战马的勇猛和威武。从画法上看,从唐之曹霸韩干韦偃,到宋之李公麟、元之赵孟烦,他们作品中的马,都是被豢养得膘肥体壮,着意表现马丰满的体魄。而龚开却不落窠臼,创造描法甚粗的写意画法,用洒脱简练的线条、豪放的画风,反映马的精神、气势,抒发魂梦萦绕作者收复河山的梦想,画面的主题和艺术技巧得到了高度完美的统一。

众所周知,中国古代绘画在宋以前多工致,宋代更以工细艳丽的画法为上。但从唐代起,就有张躁手摸绢素、王墨头项绢素作画,五代有徐熙作落墨花。宋代一些画家在前人实践的基础上,进一步尝试新的、潇洒放纵、奔放淋漓的画法,所以龚开的马与梁楷的泼墨人物,以及一些擅长水墨花卉的画家,是宋代一边倒的院画风中大胆变革的一批画家,他们的探索和创造推动了中国画的发展。龚开画马的方法引起了历代美术评论家的注意,在《画鉴》、《图绘宝鉴》、《珊瑚网卷》、《绘事备考》、《佩文斋书画谱》等许多画论、画史著作中都有记载,虽然评论家们受时代、环境所囿,认识不清这一创新画马的意义而褒贬不一,但他们都一致肯定这是龚开画法的特殊之处。龚开开创了写意画马之先河,为写意画马之第一人!攀龚开画马从主题之深度、意境之特殊技巧之新颖而有别于他的前辈,在中国画史上具有其独特的地位。

龚开是最早记录水浒三十六人姓名和绰号的艺术家,他为水浒英雄写像早在《水浒传》成书之前,所作《宋江三十六人赞并序》,赞扬宋江识性超卓,有过人者为盗贼之圣。这36人,除宋江外,有后来《水浒传》中的主要人物吴学究(吴用)、卢俊义鲁智深武松李逵,以及小七刘唐阮小二戴宗、阮小五等,为《水浒传》的研究提供了极有价值的资料。龚开对中国绘画史、文学史有开创性的贡献。但是由于他在宋亡后隐居,限制了他的影响范围。龚开文章传世无多,今见三篇,即《辑陆君实挽诗序》、《陆君实传》、《宋文丞相传》。所记挽者乃宋季两忠烈之臣,一是其早年挚友,后背负帝昺于崖山蹈海的端明殿学士陆秀夫(字君实),一为海丰兵溃被俘的丞相文天祥。《辑陆君实挽诗序》将陆秀夫比之为汉将军李广,对其殉国表示了深切的哀悼;哀悼犹嫌未足,龚开复又搦管为陆秀夫作了一篇饱含情谊的《陆君实传》,详述了这位殉国忠臣的平生遭际,为后世留下了有关陆秀夫生平的第一篇传记材料。传末评赞有曰:国之亡固有天数,抑亦人事有不至欤?而吾君实,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呜呼!悲夫!天耶?人耶?”

钱牧斋在这里提到宋朝遗民龚开,不能说是没有来由,天马行空,其遗民心态,实在是昭然若揭。钱牧斋继续说到:“昔人谓司马子长降体而为之,亦不过是非激赞也。筹杀六更,谶符四广。西台之哭声久湮,眢井之沉书未启。才人志士,沈抑下僚。志气拂郁,发而为场上之曲。识者谓元有曲而无诗,非无诗也,文学侍从之臣,如虞伯生、袁伯长辈,以春山秋水之篇章,当上林、长杨之著作,视散曹罢吏,旗亭酒楼,嬉笑唾骂,曼声而度曲者,不有余愧乎?故曰:元有曲而无诗也。”

喜欢直言不讳评点人物的钱牧斋,在这里又点了两个人的名字,即虞伯生与袁伯长,大有不屑一顾,归之于拍马逢迎之辈的言辞犀利。这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让钱牧斋如此义愤填膺?

虞集(1272—1348年),字伯生,号道园,世称邵庵先生。元代著名学者、诗人。少受家学,尝从吴澄游。成宗大德初,以荐授大都路儒学教授,仁宗时,迁集贤修撰,除翰林待制。文宗即位,累除奎章阁侍书学士。领修《经世大典》,著有《道园学古录》、《道园遗稿》。虞集素负文名,与揭傒斯柳贯黄溍并称元儒四家;诗与揭傒斯、范梈杨载齐名,人称元诗四家。 有人如此评价虞伯生:“虞集学虽博洽,而究极本原,研精探微,心解神契,其经纬弥纶之妙,一寓诸文,蔼然庆历乾淳风烈。尝以江左先贤甚众,其人皆未易知,其学皆未易言,后生晚进知者鲜矣,欲取太原元好问《中州集》遗意,别为《南州集》以表章之,以病目而止。平生为文万篇,稿存者十二三。早岁与弟盘同辟书舍为二室,左室书陶渊明诗于壁,题曰陶庵,右室书邵尧夫诗,题曰邵庵,故世称邵庵先生。”

虞集为南宋丞相虞允文五世孙,其父虞汲曾任黄冈尉,宋亡后,徙临川崇仁。其母亲是国子祭酒杨文仲之女,祖辈皆以文学知名。虞集1272年出生于湖南衡阳,正当宋末,兵戈扰攘,为避战乱,随父迁居江西崇仁。虞集自幼聪颖,3岁即知读书,4岁时由母杨氏口授《论语》、《孟子》、《左传》及欧阳修、苏轼名家文章,听毕即能成诵。9岁时已通晓儒家经典之大旨。14岁时师从著名理学家吴澄。元朝统一全国后,虞集先在江西南行台中丞董士选府中教书。元成宗大德元年(1297),虞集至大都,大德六年(1302),被荐入京为大都路儒学教授。不久,为国子助教。他以师道自任,声誉日显,求学者甚多。仁宗即位(1312),虞集任太常博士、集贤院修撰。他上疏论学校教育问题,多有真知灼见,为仁宗所赏识。延祐六年(1319),为翰林待制兼国史院编修、集贤修撰。泰定元年(1324),为国子司业,后为秘书少监。四年(1327),他与王约随从泰定帝去上都,用蒙语和汉语讲解经书,上都大臣为其博古通今所折服。泰定帝时,他升任翰林直学士兼国子祭酒。他建议京东沿海土地应让民开垦,筑堤以防潮水涌入。这些主张虽未被采纳,但后来海口设立万户之计,就是采用其说。文宗在登位之前,就对虞集有所了解,登基后,即命其为奎章阁侍书学士。文宗有旨采辑本朝典章制度,仿效唐、宋会要,编修《经世大典》,命虞集与平章事赵世延同任总裁。后赵世延离任,由虞集独专其责。虞集呕心沥血,批阅两载于至顺二年(1331)全书编纂而成,共计880卷,是研究元朝历史的重要资料。书成后,文宗命他为翰林侍讲学士、通奉大夫,他以眼疾为由乞外任,未被允许。直到文宗及幼君宁宗相继去世,才得以告病回归崇仁。至正八年(1348)五月己未(二十三)日(620日),病逝于家,谥文靖,追封为仁寿郡公。

虞集学识渊博,能究极本源,研精探微。精于理学,为元代儒林四杰之一。他认为道德教化是国家治本的大事,选用人才必须为众所敬服,主张理学应贯穿于雅俗之中,为元代中期文坛盟主,诗文俱称大家。文多宣扬儒家传统,倡导理学,歌颂元室。诗风典雅精切,格律谨严,深沉含蓄,纵横无碍。其诗歌风格于精切典雅中见沉雄老练,体裁多样,长于七古和七律,与杨载、范梈、揭奚斯齐名,人称虞、杨、范、揭,为元诗四大家之一。一时朝廷宏文高册,多出其手。在其诗作中,有不少作品涉及抚州故土的山水风土人情。

他亦工词与散曲,一生所写诗词文章逾万篇,但所存只有十之二、三。

虞集素负文名,宋濂在《柳待制文集》序言中说:天历以来,海内之所宗者,唯雍虞公伯生、豫章揭公曼硕、乌伤黄公晋卿及公(柳贯)四人而已。识者以为名言宋荦《漫堂说诗》云:元初袭金源派,以好问为大宗,其后则称虞、杨、范、揭。又如沈德潜《说诗晬语》云:虞、杨、范、揭四家诗品相敌。中又以汉廷老吏为最。

虞集自我评价说:仲宏(杨载)诗如百战健儿,德机(范梈)诗如唐临晋帖,曼硕(揭傒斯)诗如美女簪花(一作三日新妇”),而他自己的诗则如汉廷老吏。据说揭傒斯听到这种评论,颇不高兴,因为揭的诗写得是相当典重严肃。虞集有些诗歌内容也表现出一定的民族意识。他在《挽文丞相》一诗中,对宁死不屈的南宋忠臣文天祥充满了哀悼,以至有人这样说:读此诗而不泣下者几希!他另有《从兄德观父与集同出荥州府君,宋亡隐居不仕而殁,集来吴门省墓,从外亲临邛韩氏得兄遗迹说:我因国破家何在,居为唇亡齿亦寒,不知为谁作也?抚诵不觉流涕,因足成一章,并发其幽潜之意云》一诗,也流露出同样的思想感情。在《赵千里小景》诗中,他说残云野水三百年,也有凭吊宋亡的意思。

虞集有些诗还写及了民生疾苦,如《次韵陈溪山履》、《杞菊轩》等。此外,他对元统治者推行的民族仇杀政策,颇表不满。他更多的诗是赠答应酬、内容空泛的作品。虞集生长在社会和平安定时期,他的诗词一般都写得清和淡远,一派承平气象,如《无题》诗表现一种朦胧的境界,《闻机杼》则呈现雅淡的画面,《腊日偶题》、《听雨》、《宫词》等给人一种安详幽静印象。虞集的词作今存不多,大都叙述个人闲愁情思,景物描写亦平平无特色,惟〔风入松〕画堂红袖倚清酣引人注目,其中有句说:杏花春雨在江南,勾画江南景物,令人神往。杏花春雨本用陆游诗意而加以翻新。据说和他同时的诗人陈旅、张起岩都很欣赏这首词,而当时机坊还把它织在罗贴上,作为艺术品供人赏玩。

虞集的散文多数为官场应酬文字,颂扬权贵,倡导理学。当时宗庙朝廷的典册,公侯大夫的碑铭,多由他撰写。但也有一些书信传记文章,表现了作者的思想性情。如《答刘桂隐书》对刘氏不出仕,十分称赏,赞扬刘"霜降冰涸而松柏后凋,沙砾汰除而黄金独耀"。虞集还有一些散文表现他的政治理想和对社会人情物理的深刻体会。《海樵说》着重阐明大烹以养贤,推之使天下皆得其养的道理,《医说赐易晋》强调医生应有仁爱的心肠,等等。他著有《道园学古录》、《道园类稿》各50卷,《虞文靖公诗集》(又曰《虞伯生诗》)。虞集的书法在当时也很有名,颇得晋朝人韵味

钱牧斋继续思接千载,论及当代:“神圣开元,文明奕世,高文典册,炳耀廊庙。二百余年,词曲寥寥绝响。嘉靖之季,有倡为谣词瞽说,讥切权倖者,俚鄙秽恶,君子所不道。然宋词之变态极矣。万历中,临川以盖代之才,衰晚无聊,而讬寄于四梦。死死生生,情种流传,染神尅骨,道人有讽一劝百之说,然元曲之变态极,而文章之能事亦尽矣。”钱牧斋如此高度评价汤显祖,并且还为汤显祖写一小传,足见其眼光独到,不同凡响。钱牧斋如此洋洋洒洒,文思泉涌,写到这里,他要收篇了:世运而往,生才不尽。于斯时也,而笠翁之传奇,横见侧出,征材于水浒,按节于雍熙,金瓶无所关其谣哇,而玉茗不能穷其缪巧。宋耶元耶?词耶曲耶?吾无得而论之矣。有读笠翁传奇,始而疑,既而眩,终而狂易却走。余为解之曰:‘子未读山海经乎?东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言,有大人之市,名曰大人之堂。’郭弘震曰:‘山形如堂宇,大人时会集其上,作市肆也。’经又曰:‘有一人踆其上,张其两耳。’由今观之,大言之国,不知其所言何事,要必非蹄涔之游、蘙荟之集也。有大人者,张耳以为市,又有一大人,若张耳而听之。言者与听者,斯可谓两相当矣。今子听笠翁之传奇,在此圜土中,以为大言,警而相告。不知笠翁之两耳可以为市,而子以径寸之耳轮,倾侧而听之,虽欲不骇眩却走,乌乎可?’笠翁闻而笑曰:‘渔也诚无辞于大言矣。踆于大人之堂。,张耳而听之者,非夫子其谁?读书之以告于世之为耳巾者。’”李笠翁是把钱牧斋当做自己的知音了,两人虽然相差近三十岁,但有钱牧斋如许揄扬,大大增强了李笠翁的信心,当时可以肯定的。

辛丑年的秋天,满腹心事刚刚获得自由的周亮工来拜访钱牧斋,两人曾同在明代为官,尔后都仕清而追悔,但是,当时信息不畅,两人并没有见到,周亮工怅恨而返。关于周亮工,我们当然有话要说,这还是放在下面再说吧。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