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非虚构文学在南京一瞥   -----以王一心李伶伶夫妇的写作为例  

2015-12-22 16:58:00|  分类: 王一心李伶伶,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非虚构文学在南京一瞥

               -----以王一心李伶伶夫妇的写作为例

                     20151115

又要到年底了,各种书单都在次第登场,给人以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之感。印象中,当初喜欢推出书单,主要是欧美的媒体,尤其是时代周刊,特别受人关注,几乎成为图书市场的风向标。他们对浩如烟海的图书如何分类?当然不是我们中国大陆如此复杂繁琐瞻前顾后,要从哲学社会科学等一路走来,至少有八大类至多,后来还有所谓“三大件”的说法,都是很有意思的称谓,标示着一个时代的粗鄙凌乱与莫衷一是;而海外似乎就较为简单,也就是虚构、非虚构,两大类而已,青菜萝卜,似乎泾渭分明了。非虚构一词的悄然流行,并非始自于今年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的荣获诺贝尔文学奖,虽然有聪明人说,她只不过是二流作家,就如当年多少人说赛珍珠是二流作家一样。可能是因为报告文学这一称谓的名声实在狼藉,有良知有羞耻之心的写作者觉得很有与其划清界限的必要,所以才有了非虚构写作这样的说法吧?这当然仅仅是一种臆测而已。但今天这个题目,却有新人耳目之感,非虚构写作在南京,当然是以王一心李伶伶夫妇为例,还是令人生发诸多联想与感慨。

生活在南京的一位老作家唤作黎汝清,他是一位来自军队的高产作家,著作非常之多。在无书可读的日子里,黎汝清先生的《万山红遍》等使我一读再读。我不是要全面回顾黎汝清先生的丰富创作,只是想提到他的三部作品《皖南事变》、《湘江之战》、《碧血黄沙》。这三部作品,看似小说,但黎汝清先生断然否认,它不是小说创作,基本上是依据他当时所能掌握的有关档案资料,进行非虚构的写作。当然,当时,还没有非虚构这一说法,而是用纪实文学这一比较暧昧含混游走于文学与报告边缘的词汇,但这三部书,尤其是《皖南事变》在军队内外所造成的冲击与影响是巨大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与张正隆的作品有南北呼应之效。如果说黎汝清是着眼于党史、军史上的重大事件来进行严肃地创作构思提供文本的话,而南京大学的董健先生的《田汉传》,则是对于一个有着相当影响力的戏剧界人物的全面审视与解读。

董健先生在做陈白尘先生助手的时候,受人邀约,开始着手撰写《田汉传》,他广泛收集资料,认真进行甄别思考,秉承实事求是的精神,力求对每一个事件、每一个细节做到有根有据,绝不向壁虚构。董健先生细致到具体时日的天气状况阴晴变化都虚心求教,做到踏实妥帖。几天前,我看到戚本禹撰写文章回忆江青,说到田汉的弟弟曾经要调戏江青一事,已经年逾八旬的董健先生明确给我讲,戚本禹所言只是一面之词,实际情况是,田汉的弟弟喜欢并追求江青,这也是他的自由和权力。田汉的弟弟还痴心不改,追到延安,得知江青与毛泽东结婚后才放弃幻想。此人名叫田原,在1949年前后就去世了。我举此例,意在说明,董健先生为写《田汉传》,对传主甚至是传主周围的人的情况熟悉到了何等程度?如今关于晚明的文字很多,但仔细一看,有把陈子龙与陈贞慧混为一谈的,还让陈贞慧与柳如是谈恋爱,更有人把陈维崧说成是陈贞慧的兄弟的,更有把余宾硕说成是余怀的,把父子说成了一个人,至于分不清楚公安三袁中的袁中道与袁中郎的,还算是好的了。南京大学是非虚构写作的一方重镇,多年前,匡亚明先生提倡的中国思想家评传中心,气势恢宏,规模宏大,多有佳作,当然还有丁帆先生的“江南悲歌”、沈卫威先生关于胡适的研究、余斌先生关于周作人、张爱玲的传记,刘俊先生关于白先勇的传记,等等等等,蔚为大观。

在南大之外,当然还有不少从事非虚构研究与写作者,也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如晓庄师范学院的邵建先生关于胡适的研究,他出版过一本关于胡适与鲁迅的比较研究,更有一本《礁,这个人:日记年谱中的胡适》,是非常耐读而有趣的一个文本。南京艺术学院的孔庆茂教授多年来也是潜心非虚构写作,他是中国大陆第一个写出《钱钟书传》的人,此后,他还写了张爱玲、辜鸿铭、杨绛等人的传记,江苏第二师范大学的冯宝善教授撰写过《严复传》、《凌濛初传》,还写过关于陈眉公的人物传记,都是经过多年精心打磨的惨淡经营之作。

在这里,我还想提到一位已经年逾九旬的老作家李伟先生。李伟先生是江苏宜兴人,早年投身报业,后来辗转到南京安家,一生蹭蹬,基本上以写作为业。他大概是国内第一个写出《曹聚仁传》的作家,让我们多少知道了曹聚仁作为一位知名报人,在当年还曾经担负过如此重大的历史使命为了两岸和平奔走于海峡两岸之间。虽然,曹聚仁的辛苦无疾而终,但这样的历史事实不应该湮没无闻。当然,曹聚仁一生经历丰富,他不仅与周家兄弟有很多交往,与蒋家父子也并不是妄攀乱扯。当然,我孤陋寡闻,只能是挂一漏万,列举一二,旨在说明,南京这座古城的确活跃着众多非虚构的写作者。

与王一心先生认识已经近三十年了。是通过老作家李伟先生从中介绍,当时,王一心先生在南京师大的图书馆工作,我在北京西路草场门附近为稻粱谋,闲暇时间就到王一心先生处借书,有借有还,非常方便。当时,正在迷恋南明史,照王一心先生借阅的就是陈寅恪先生的名书《柳如是别传》,当时南京大街小巷的书摊上都有《白门柳》,也是关于南明的,作者是刘斯奋,刘斯奋的父亲刘逸生,都雅好文墨,但当时并不知道这刘家父子身在岭南,何以对南明旧事如此兴致盎然?《白门柳》三部曲获得茅奖,则是多年以后的事情了。此后经年,不断看到王一心李伶伶夫妇不断推出新书的消息,很为他们高兴。但大家都忙于各自的事情,联系也就非常之少。因为这个会议,才知道,王一心李伶伶夫妇著作何止等身,从张爱玲、胡兰成、苏青、徐志摩、丁玲,到鲁迅、胡适、杨宪益,更有梅兰芳、尚小云、荀惠生、程砚秋等,简直是灿若星汉,要汗牛充栋了,况且李伶伶女士还不良于行,也就越发对这对文学伴侣心生敬意了。

王一心李伶伶夫妇的作品实在是繁复丰富枝繁叶茂。我只是认真阅读了其中的《周家后院》与《鲁迅地图》,看过之后,真是感慨莫名,心生钦敬。首先是佩服王一心李伶伶夫妇的勇气。众所周知,中国大陆,关于红学与鲁学,特别热闹,也似乎很难说出来更多新鲜的东西。有人已经在研究鲁迅在厦门大学教书期间的晚上的小便问题了,可见对鲁迅兄弟的研究已经细密到何等程度了。但是,王一心李伶伶夫妇不惮繁难不畏艰辛,他们偏要去触碰鲁迅家的后院,这就有了《周家后院》的扑面而来,他们面对周家,并不高山仰止,也不刻薄奚落,而是有一说一,娓娓道来,对鲁迅烧掉家中先辈留下的日记资料,对朱安女士在鲁迅家中的尴尬地位,对周家兄弟的反目成仇,对周建人的另组家庭,王一心李伶伶都是娓娓道来,摆事实,讲道理,虽有褒贬,但绵里藏针,很见功夫;其次是佩服王一心李伶伶夫妇的力气。为什么说力气或者说精力?写作者都知道,尤其是非虚构写作,切忌资料不全就空发议论,切忌没有根据空泛议论,王一心李伶伶夫妇大都是依据切实的资料,他们把周家的事情,简直做出了详细完备的年表,根据这样的案头功夫,他们就能够心无旁骛地在键盘之上敲打他们的文字了,这是怎样的汩汩滔滔难以遏制的畅快享受啊。有人说,王一心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图书馆就是大书房,但是否每一位在图书馆工作的人,都有这样的成就呢?但是,最令人佩服的还是王一心李伶伶夫妇的胆气。至少从王一心李伶伶写《周家后院》与《鲁迅地图》、《胡适地图》来看,他们并不满足于在资料堆中的搜求爬梳,他们更愿意到历史现场去捕捉灵感受到启发,大家知道,他们的行动是如此的不便,他们的行囊是如此的单薄,但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就此上路,在这样的寻访探究之中,历史与现实有了交汇,远行的人与当下的人有了共鸣,这样的收获,多年后回首,当也是一笔不菲的财富吧。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