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雨读札记: 渴望生活有梵高   

2015-03-06 12:16:00|  分类: 梵高,村子,姑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广袤辽阔,许多地名雷同。据说,待时局初定,就有主事者要求至少做到县级以上名字不要重复,避免张冠李戴,造成混乱。在中原大地上,许多村镇的名字也都是重复的,而且相距不远,极易混淆。我二姑家在汝河北岸,隶属襄县,我到洪庄杨这座叶县最东北角的公社“首府”所在地读书的时候,才知道在它的西北方向十几里外湛河南岸吧也有一个村庄,与二姑家所在村子名字一模一样,都唤作贾庄,大概村子里的人家多数也都姓贾的缘故吧。同学兰就是这个村子里的,同学们还打趣说,也许她们都是贾宝玉的后代呢。大概是因为兰的村子与我经常去的二姑家的村子重名,就对她更多了几分信赖和好感啊。

当时,我们学校的西边是公社高中,我们则在洪庄杨的初中,大家习惯称之为东院西院,东院本是一座古庙,有一株苍劲蓊郁的古柏,很是让我们惊奇自豪。我们这些外村的学生大都在西院搭伙借宿,相互接触也就比较多一些。兰,个高,肤白,端庄大方,娴雅文静,不多言语,学习特别用功,待人也很谦和低调,大家都很喜爱她。当年,在我们很有限的能够想象的城市之中,北京自然是高不可攀,而郑州、洛阳、开封也都遥不可及,即使许昌、平顶山、漯河这样的城市,又有几个同学去过啊?兰有一次说,她们村子往西并不太远,就归平顶山这座新兴的煤炭能源城市所管辖,唤作八矿,那里的书店可要比洪庄杨的书店大多了。听兰这样一说,对八矿这个听上去如此简单又如此靠近的“城市”,真是不胜神往了。在某一个学期快结束的时候,兰看上去还是乐呵呵无忧无虑的摸样,她悄悄送给我一本从八矿书店买来的书,书中夹了一个字条:“人多嘴杂,不要声张”,我当然是心领神会,但丝毫没有想到她是要与我告别的意思啊。当时懵懂,真是一点也看不出她就要辞离校园的样子啊。至今弄不明白,一向成绩很好的兰,为何就突然间辍学了?从小学、初中,到高中,实际上,有许多同学都是特别优秀,但或因为经济原因或因为其它变故,都是悄然地遗憾离校而去投身人生的汪洋大海了。

这本书,就是《渴望生活》,是关于一生潦倒倒霉透顶身后却声誉鹊起如日中天的梵高的传记。当时读这本书印象至深的是梵高如此痴迷于绘画,如此渴望被人理解认可,如此颠沛流离居无定所,从伦敦到博里纳日、埃顿、海牙、纽南、巴黎、阿尔、圣雷米,最终在奥弗自杀,也才年仅37岁啊。他一生绘画多多,倾注了自己的全部热情与心血,但在生前也只是卖出了一幅画而已啊。他一生的感情生活晦暗难言总是被人误解,而他割掉自己耳朵的疯癫之举更是被人讥笑挖苦成为话柄,他待人赤诚坦荡如对高更,但得到的往往是误解与蔑视。他是那样的渴望生活、了解生活、描画生活,但生活却总是与他开冷酷惨烈的玩笑。人世间唯一使他有所慰藉的也许只有一直对他不离不弃的弟弟泰奥了。

多年后,我曾到过八矿。被矿山烟囱熏黑的田野,如蜘蛛网般的矿工茅舍,到处是枯树、荆篱、粪堆、灰堆、废煤堆,书店却难觅踪影,而越过田野往东有一条小径,刺丛漫生,歪歪扭扭的树根横七竖八地躺在路的两旁,完全是梵高画笔下的情景。当年,兰就是从这条路上捧着买到的《渴望生活》冒着风雪归家的吧?我如是猜想,也许当年八矿书店的人认为梵高曾经在煤矿上生活过,在进货时才无意之中夹带了这样一本关于梵高的传记?或者是因为进货的店员是一位美术爱好者?到南京六朝松下读书,也才知道,《渴望生活》的序言是南艺教授刘汝醴所写,而翻译者是《渴望生活》的出版者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的一位编审刘明毅,刘汝醴先生在27年前就已经去世了,刘明毅先生也已年过八旬了啊,他在书中提到赵清阁是他的老师。而刘汝醴与刘明毅这两位是师生关系?父子关系?叔侄关系?抑或仅仅是同行?

书缘神秘,人生难测,《渴望生活》从煤矿小镇上的一家书店被兰买来送我,承载着多少人性的友善生命的惜别青春的珍重与生活的祝福啊!

  评论这张
 
阅读(9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