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瓶庐遗恨》获奖感言   

2015-07-31 12:49:00|  分类: 翁同龢,吴梅村,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瓶庐遗恨》获奖感言

王振羽

2015731

 

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文友:

作为已经奔五头发稀疏白发飘萧的人,在这里领取金陵文学奖,实在是有点难为情,有点范进中举的不知所措惶恐不安。不用感谢CCTV,但要感谢各位评委同道的理解与肯定,在这样的炎热酷暑时节,两年前出版的拙著,承蒙各位的“打捞”,在浩如牛毛的莽苍书海中,被人提及。

借此机会,用三分钟的时间,向各位汇报一下我的一己之见,供大家批评指教。

许多人引用狄更斯在《双城记》中的话来概括当下,而我更愿意用苏俄的一位评论家在评论梅里美小说时的概括:这是一个萧索的时代。在这样的萧索之中,我不揣浅陋,逐步失去虚构的热情,而关注时代沉浮中的人与人性。卡尔有一本书唤作《历史是什么》,自有他的解读,而苏格兰人卡莱尔则认为历史与群氓无关,它不过是英雄的历史名人的传记而已。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的风起云涌之中,受到新时期反思浪潮的洗礼,当然还有我父亲的影响,我开始关注这样的一个人群:他们有时候被称作知识分子,有时候被称作士,有时候又被称作儒生、书生。这样的一群人,他们是如何面对自己的人生的,他们是如何面对时代的挑战的,他们是如何面对人性的复杂与纠结的,他们是如何面对政治的肮脏与蛮横,他们又是如何在时代鼎革之际进行自己的取舍与选择的。

基于这样的理念,我关注商鞅与他那部臭名昭著的《商君书》、董仲舒与他的《春秋繁露》,也关注东汉初期的刘秀团队,他的手下所谓云台28人,多为读书人,范晔在《后汉书》中对他们多有记述,“跋涉风雪”、“晨夜草舍”之语,引人无限遐想;当然还有文起八代之衰的韩愈,五代乱世的冯道、“三垂冈”“绛霄殿”前的李存勖,晚明的吴梅村、钱谦益,清代的黄景仁、龚自珍、翁同龢,但我也只是写出了吴梅村、龚自珍、翁同龢,所谓“遗恨”三书。关于翁家父子,关于晚清朝局之中的翁同龢,我在这里不再赘述,我只是说,我在尽力抵近历史现场,与大家分享一段记忆,希望大家能有足够的耐心倾听历史的回声,至少是可以质疑或指谬当下诸多的无耻谰言信口开河。

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们这一代人所受到的精神滋养,我特别感慨我曾经心仪的抄录过他不少文章的一位还在亡命天涯的评论家在中南海的南院听到胡耀邦给他说的的一段话,作为我今天感言的结束:现在中国处于变革大潮中,泥沙俱下,一面是发展,一面是流氓、地痞、投机者兴风作浪,他们影响社会风气,我们的作家和艺术家也要影响社会风气。都在一条河里,我们要同舟共济呵。

再次感谢各位,感谢这座我和我的家人在此生活了近三十年的城市。我的女儿今年即将成为大学生负笈远游,这也算是他的白发书生寂寞心的卑微迂执的父亲送给他的一份微薄的礼物。

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75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