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窑洞里的大学   

2015-08-30 00:33:00|  分类: 抗大,窑洞,毛泽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的8月底,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的氛围越发浓烈了。机缘巧合,在这样的初秋时节,得以在延安行走,仿佛在历史与现实之间穿越,感受着七十多年前中华民族的一批优秀子孙所创造的不朽勋业,感慨多多,浮想联翩。回想在延安的几天盘桓,最为难忘的也许就是抗大的旧址了。

在我们这一代人所受的教育中,提到黄埔与抗大,都会引起莫名的神往与憧憬。在这两所并无轩昂大楼也无知名教授,在今天看来仅仅是短期培训的摇篮里,却培育了几多风云人物走出了诸多载入史册的一代将帅。国共分手,血雨腥风,经惨淡经营,绝处逢生,共产党长途跋涉自南方来到陕北,重整旗鼓,而在千头万绪之喘息未定之时,这些身在窑洞里的领袖们就高瞻远瞩,倾注大量心血着眼培养干部,他们深知:有了人,就有了一切。于是乎,抗日军政大学,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抗大应运而生。

但抗大旧址究竟在哪里?我们熟知凤凰山、宝塔山、清凉山,当然还有穿城而过的延河,但真是到了抗大旧址,我还是被深深地震撼了。如此的寻常巷陌?如此的逼仄庭院?虽然沧海桑田,物换星移,但如今被称作二道街的张挂着抗大校匾的地方还是令我心生疑窦莫名失望,更令我肃然起敬。细细寻觅已经漫漶不清的历史照片,据说是抗大校长住过的窑洞,实际上曾经废弃多年早已荒草离离成为野狼的栖身之所,更有一些窑洞已经成为山羊、绵羊聊避风雨的所在,但这些都成了抗大学院的宿舍、教室。忽略掉眼前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八十多年前,在这里,只有窑洞幢幢,四壁萧然;只有油灯砖石,触目荒芜;极为稀罕的纸张,居然还是政治对手散发的传单。因《红星照耀中国》而与毛泽东解下终身友谊的大记者斯诺说,“以窑洞为教室,石头砖块为桌椅,石灰泥土糊的墙为黑板,校舍完全不怕轰炸的这种‘高等学府’,全世界恐怕只有这么一家。”毛泽东则说得更为直截了当开门见山:“我们这里要教员,没有;要房子,没有;要教材、要经费,没有;怎么办?就是要我们艰苦奋斗。”

这也许是世界上最为别致的开学典礼了:一片空地之上上,临时垒起的土台子,上面摆着一张长方桌和几条木凳,悬挂着“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开学典礼”的横幅,这就是主席台,1065个学员在主席台下静候典礼开始,简单朴素,隆重庄严,毛泽东即将登台,挥动着他的特有的手势直奔主题:我们不仅要着眼弄西北的局面,更要着眼全国的局面,我们需要大批的干部,在这方面,我们稍有犹豫,就会犯罪。毛泽东在一次开学典礼上又说:“你们在这里学习的时间很短,只有几个月,学不到太多的东西,但你们可以学一样东西,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就是学一个宗旨:抗日救国。这是我们学校的总方针,也是全国人民的要求。”毛泽东以把握大势的战略目光和高人一筹的远见卓识早早就为共和国储备了强健的种子。我们所熟知的是。一批又一批知识青年,冲破日寇和国民党顽固派的层层封锁,奔赴延安,截至1938年底,就有1.5万余青年人涌入抗大学习。母女同班、兄弟姐妹同班,甚至全家人都到抗大学习。罗荣桓、罗瑞卿、谭政、彭雪枫……这些在中国革命史上响当当的人物,成为“抗大”第一期第一科学员,并成为“抗大”后来的兼职教员或分校校长,也是从这个班,走出了开国22个将帅。

在这样的庭院里流连,我仿佛看到这样的情景:学员们每天早上起床后,走上一小段路,到延河边洗脸、刷牙,那个时候的延河水应该特别清澈,当然还可以游泳。学员们洗漱完毕,匆匆而返,集合操练;每天上午上课聆听、下午讨论交流。上课一般是露天上课,大家搬来小木凳,有的时候干脆坐在背包上,老师讲得很少,全靠学生自己领悟,每天下午的讨论课都是那样的兴致盎然聚精会神。在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之后,抗大在各个抗日根据地创办分校,抗战期间,总共创办了12所抗大分校,陈毅、粟裕、彭雪枫都曾兼任分校校长。冈村宁次大将曾经说,“消灭了抗大,就是消灭了边区的一半”、“宁肯牺牲20个日本兵换1个抗大学生,牺牲50个日本兵换1个抗大干部。”冈村宁次这样的感慨从一个侧面也说明了抗大的成功, 据统计,抗大办学9年,培养了20多万名优秀的军政干部。

在这样的小小庭院,大家重新吟唱抗大校歌,唤起的并非仅仅是缅想往昔的心潮澎湃:

黄河之滨/集合着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人类解放/救国的责任/全靠/我们自己来担承······

悄立延水河边,漫步宝塔山下,走访杨家岭、枣园、王家坪修缮完备的各种窑洞,重温当年的一大批民族的先锋们在这里艰苦卓绝的十三年岁月留痕,默想七十年前的延安在刚刚欢庆过这场期待太久的胜利之后,伴随着毛泽东的飞抵重庆,是否在胜利的喜悦之余,开始陷入另外一种极为现实的焦虑之中:中国的这两个政党经过8年磨砺锻造都已经远非当年,中国将往何处去?

但从这样的一个看似寒酸简陋但却意气风发的独特校园里,也许已经有了答案。

   

 

  评论这张
 
阅读(15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