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曾有作家叫曾克   

2016-01-12 12:54:00|  分类: 曾克,曾以亮,于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乙未年深秋时节,很偶然的机会,到延安盘桓了几天。在延安,当然要去清凉山、凤凰山、枣园、杨家岭,也要去当年召开延安文艺座谈会的旧址,有很大的照片,大概是在第一排,有一女作家名字唤作曾克。大家熟知的是女作家丁玲的风光无限,又是毛泽东赋诗相赠,又是传出她与彭大将军要谈恋爱的消息,真是红得发紫了。而曾克是谁啊?我说,曾克是河南太康人,当年也很有名啊,参与写过《刘伯承传》。

当年在中原一小镇上读书时节,能够看到河南日报,都觉得特别新鲜。最爱看河南日报的副刊和郑州各电影院、戏院的演出剧目,虽然省会郑州,路途迢迢,不可能去看这些电影、戏剧,但看看名字,也是一种满足。而在南京日报上,也会看到一些会议的报道,对一些文人的名字感觉怪怪的,如南丁、于黑丁、卞卡、苏金伞等,那个时候,大家根本不知道二月河,而张一弓、田中禾、张宇、李佩甫等人,则算是晚些辈分了。记不清是什么场合,说到了南丁和于黑丁,父亲说,南丁是安徽人,于黑丁是山东人,于黑丁的前妻也是作家,是新华社的随军记者,名字叫曾克。也是机缘巧合,不久以后,就看到了一位同学带了一本《曾克散文选》到教室里,说是他有亲戚在成都工作,从四川带回来的。当时看这本书,当然是兴致盎然,很羡慕这个女作家访问过刘伯承元帅,还出国到罗马尼亚访问,而印象最深的是她写毛主席纪念堂建造之时,从延安移植的十三棵青松,说是寓意着毛泽东在延安的十三年。书中的《登上城头》、《送别》、《我认识的第一个县长》,给人以简短疏朗不无大气之感,而我们生活的地域,曾经是刘邓大军当年活动的地方,应该是在淮海战役期间,但曾克提到的汝河、颍河、沙河,究竟是否就是我们家乡的河流?但看曾克主要是去鲁西南采访,也写了她在太行山上的经历,当时是多么希望这位女作家也能写到我们生活读书的地方啊。

曾克是河南太康人,她祖父原是一个秀才,却在二十多时,开始笃信了基督教,为传教奔波劳累患肺病早逝。她祖母以极大的决心和勇气,承担起养育只有三岁的儿子曾次亮的责任,曾以亮就是曾克的父亲。曾以亮后来考取了北京高等师范大学,毕业后回到河南开封从事中学教育,心向民主,同情革命。在解放战争中他曾受到过刘伯承邓小平的接见,1950年调到北京,在国家新闻出版署工作,后在中华书局任编审,从事天文史研究。曾以亮在1958年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曾克于1929年至1936年在开封私立北仓女子中学读书。1935年冬,曾克因响应北平一二·抗日爱国学生运动,被勒令退学。翌年春,曾克在楚图南、罗绳武等老师的帮助下到上海江湾私立腾佩福幼园担任保教员。1937年考入上海大夏大学教育先修班,不久她回到河南大学借读,同大夏大学的同学柯岗等创办《争存》半月刊。卢沟桥事变后,曾克和妹妹曾兰分别离开了家,投身抗日洪流。这期间,她结识了于黑丁。于黑丁当时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曾克与他同居。1938年,他们一同到武汉,在李辉英等作家的帮助下开始发表和出版作品。她的处女作散文《战斗的心曲》就发表在武汉《大公报》副刊战线上,接着出版中篇报告文学《在汤阴火线》,茅盾在《文艺阵地》上以笔名发表评论并热情推荐。不久,曾克又创作了另一部七万余字的中篇报告文学《在战斗中》。高长虹在《新蜀报》副刊上以《新星》为题评介她的作品,称她是少年作家中最的一个:我看到这些作品,觉得很惊奇,出乎意料地,这沙漠中的绿洲,却像是天生下来叫她写作的。

1940年冬,曾克在重庆经周恩来邓颖超介绍,与于黑丁一同奔赴延安,两人在1942年参加了延安文艺座谈会,同年6月,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45年日本投降,曾克和黑丁一起奔赴晋冀鲁豫太行山根据地。曾克与于黑丁产生矛盾,她独自带着孩子,骑着小毛驴,一头扎进太行腹心地区左权、武乡、长治、邢台等地,到基层人民中生活和写作。曾克说:我的文学创作,应该说是从这时候才算真正开始的。”1947年春,曾克正式参加野战军,在新华总社任随军记者,跟着刘邓小平大军南征北战,在战士的行列中和行军、作战及大小会议上,都经常可以看到她的身影。在跃进千里无后方的大进军中,曾克和野战军部队一起,冒着飞机的轰炸扫射,爬险山,涉恶水,终于进入大别山。这时,她创作了著名的报告文学《挺进大别山》。茅盾在该书序文《读〈挺进大别山〉》中说:严格说来,《挺进大别山》这集子内的各篇,还不是短篇小说,而是一种速写,或报道。正如作者在《前记》中所白:这些东西,都是时间性较强的新闻,由于当时交通阻隔,发稿困难,而只将它简单地随时记下来,现在仅仅是想做为材料保存起来。然而正因为是随时记录下来的,所以有一种新鲜活泼的气韵保存在字里行间,现在读起来,神味仍然是隽永的。这本集子包括六组速写,而在各篇中,这里也时常有小段的风景描写,周围人物的衬托,也颇轻灵可爱。应当特别指出的,是这些涉笔偶感的风景描写大抵是能够和人物的行动有机的联系起来,换言之,作者并不是为了要给人物找衬托这才描写风景的,更不是为写风景而写风景,——风景和人物相当地做到了血肉相关曾克后来又投入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大西南,参加了解放战争的全过程,成为军内军外闻名遐迩的女作家。

曾克在极端艰险的战斗岁月里,与第二野战军新华社记者柯岗互相鼓励,彼此关怀,终于踏上了爱情之路。柯岗在《夏日的清晨》一诗里对曾克说:

这花朵样的夏日的清晨

我出发到火线

朝阳把东方的浮云镶着金边

有小雀飞过开满红花的石榴树

把晶亮的露珠落进怒放着的花心。

淡色而修长的路

从我家门前劈开了熟透的麦田

直伸向老远老远的地方

那里有炮火激响。

我的马背好了鞍子挂在路旁

它心急地吹着鼻子

敲着前蹄。

我是刘伯承将军的老战士

我曾经跟着他把日本强盗杀死

我必须跟着他打倒卖国贼

我跟着他习惯了胜利。

我懂得胜利的诗要用英雄的血来铸成

我懂得那诗里要有自己的血

我的亲属、爱人和朋友就更光彩。

现在我要出发到火线

再有一分钟我就跃马扬鞭

我的美丽的夏日的清晨

将被我保护得更美丽

我的嫣红的花要为我怒放到凯旋……

曾克说,柯岗的这首诗是1947年夏天,他在奔赴前线之前写给她的。何岗的妻子是曾克的同学。直至1950年,柯岗与曾克才正式结婚。曾克曾经回忆说,她和柯岗从相爱到共同生活,虽然坎坷多难、分离时间多,但通信却少。就是那些不多一些信件,也在文革十年中毁掉,所能珍藏的只有他写给自己的这两首诗。曾克所说的两首诗中的另一首,是1952年柯岗从西藏高原归川途中遇雀儿山雪崩路断,滞留德格,偶见白发丛生,拔除三株,信手自题,写下《雪山情思》:

红花白发共一包,春霄酷寒情梦扰,

雪崩路断行不得,冰封三月音信杏;

边疆雀懒误家书,寄语万里阳关道,

遥祝花都春长在,五月高原花开少;

形影憔悴思情浓,扬骨天涯爱难消,

卫国爱家生命任,云端峭峰人可到;

夜间孩啼唤爹娘,惊魂白发似秋草,

且将白发件红花,红花白发慰寂寥;

关山重重自题心,心随冷月上树梢,

但愿冷月识真情,抛寄我心莫辞劳。

1949年后,曾克与柯岗转业到地方。像许多作家那样,文化大革命给她一家带来的是灾难,柯岗留下了严重的残疾,曾克的全部作品遭禁。但曾克说:我们生死相依,风雨同舟,四十多年来,经历了许多坎河和生离比别的痉和考验。也许,这就是人生。”1978年,雨过天晴,春满人间,曾克调到北京,担任中央恢复中国文联和中国作家协会领导小组党组成员,她与柯岗一起参加《刘伯承传记》编写工作,她还担任《中国风》杂志社长、主编。曾克去世于2009年,享年92岁。

 

于黑丁比曾克大三岁,山东即墨人,曾任河南省文联主席,2001年去世了。柯岗比曾克大两岁,原名张晏如,河南巩义人,曾任第二野战军第六纵队宣传部长兼新华分社社长。柯岗著有长篇小说《金桥》、《逐鹿中原》、《三战陇海》等,出版有《柯岗文集》。柯岗去世于2003年。

  评论这张
 
阅读(138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