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还有几人知方纪   

2016-01-18 17:36:00|  分类: 方纪,刘白羽,长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年,在中原一古城中学读书,乡下偏僻,除了读课本,做大量的油印的被我们称作“页子”的五花八门的题目外,甚少课外书。印象深的是在学到课文刘白羽的《长江三日》时,读师范的哥哥从漯河带回来一本《方纪散文集》,说是也写到长江,可以对照着看看,勉强算是拓展阅读吧。刘白羽与方纪这些从延安窑洞里走出来的作家,如今似乎已经很少有人提及了。不说刘白羽,且说方纪,大家还能记得的,也许就是他的《挥手之间》了,因为它也是我们曾经学习的课文啊。

《方纪散文集》中收录了方纪的多篇散文,我反复读过多遍的则是他的《长江行》、《三峡之秋》、《到金沙江去》、《轻舟出南津关》、《笛音和歌声》、《石林风雨》,还有《端溪行》、《桂林山水》,当时真是羡慕他可以这样行走在大西南的山水之间,写出如此清新动人的文字。尤其是他的《到金沙江去》,洋洋洒洒,引经据典而又毫不枯燥,方纪提到了昆明大观楼的长联,但并不是一抄了之,而是认真解读,颇有史家功夫,“唐标铁柱”,“宋挥玉斧”,方纪都有详细考辨,而且还亲自去勘察了铁柱庙,寻觅“唐标铁柱”,记下了这一古庙里的木刻楹联“芦笙宽袍,毡帽踏歌,当年柱号天尊,金缕翔环遗旧垒;盟石烟埋,诏碑苔蚀,几字文留唐物,彩云深处有荒祠堂。”当年,我反复读这个楹联,很是佩服方纪的眼光,总觉得方纪访古的眼力并不亚于翦伯赞的《内蒙访古》呢。当然,更为羡慕方纪的,还是他在长江之上的漂流考察,他反复提及的南津关,更有他对三峡问题的详细而深入的了解与谨慎,他并非一味地鼓吹要“高峡出平湖”的伟大梦想,而是颇为细腻地刻画了不少严谨敬业的为三峡大坝选址的科技人员。好像是我大学即将毕业那一年,我到北京去住在正在中科院读研的石红联处,当时正在召开全国两会,最为滚烫的话题就是三峡大坝问题。和石红联走在海淀区的街道上,听着关于三峡似是而非的议论,当然还有三斗坪、南津关这样的地名,猛然想到了方纪,想到了他的这些散文。也不知道,方纪对后来围绕三峡大坝的有关争议,是什么样的态度?有着怎样的看法?实际上,听说方纪的身体已经不怎么好了,他的1998年就去世了。

孙犁先生为这本《方纪散文集》写了一篇情真意切的序,看得出来,耕堂老人的这篇序,并不是应付敷衍之文,他回顾了自己与方纪的交往,还特别提到,“我和方在青年时期,即解放战争时期,经常一同骑着自行车,在冀中平原,即我们的故乡,红高粱夹峙的大道上,竞相驰骋”,“在他的老家,吃过他母亲为我们做的束鹿县特有的豆鼓捞面,在驻地黄昏的农村,豆棚瓜架下,他操胡琴,我唱京戏。”尤其令人难忘的则是:“同到刚刚解放的石家庄开会,夜晚,冒着敌机轰炸的危险,迷恋地去听一位唐姓女演员的地方戏曲。”孙犁说他与方纪性格差异很大,也说到了方纪的才气“外露”,而最为关键的则是耕堂老人这样的话:“方的文章,是可以传世的。”

方纪在1919年生于河北省束鹿县一个农民家庭,原名冯骥1949年后曾担任过《天津日报》编委、文化局局长、天津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文联党组书记等职。1956年春,方纪随长江三峡地质勘查队在长江中上游工作、采访,直至同年秋天。这次旅行,他写了《长江行》《到金沙江去》《三峡之秋》等散文。

方纪小刘白羽三岁,今年是刘白羽百年诞辰,但我问了几个人,都不大知道刘白羽是何许人也了。曾经翻看《邓力群自述》,也多次提到刘白羽,也多少明白,刘白羽在党内政治地位之高。时间流逝,大浪淘沙,真是无情得紧。

 

  评论这张
 
阅读(112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