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高邮湖畔不老椿---------姚正安《不屈的脊梁》读札   

2016-01-04 18:23:00|  分类: 高邮,卡内蒂,张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进入2016,就拿到了《不屈的脊梁》,作者姚正安。心中默想,这是一本怎样的书?是说什么样的人?叙述怎样的故事?乍一看书名,还以为是关于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的图书呢。看了作者的后记,也看了何建明先生的序,尤其是王正宇先生的序,我开始翻看这本书的内容,开始逐步接近张椿年这个人。

我也在反省自己,对写企业家的文字之厌恶之反感究竟从何而来?张椿年当然不是鼎鼎大名如雷贯耳的大企业家,不要说柳传志、张瑞敏、王健林、董云珠,也不要说再新锐的杨元庆、马化腾、马云等人,即使是省内所谓知名的企业家,我们也很少能够关注到张椿年啊。但是从何时开始,关于书写企业家的文字,声誉扫地,成为过街老鼠,令公众避之唯恐不及了呢?难道是企业家群体的问题?抑或是写作者的问题?蒋子龙的《乔厂长上任记》,算是小说,而他的关于禹作敏的《农民帝国》,当时叫什么名字,记不得了,总之是看不下去了。中原作家张宇也写过南街村,但是站位和视野远没有李佩甫高,但李佩甫故意保持了距离,写出了《羊的门》。有人说,这一文本,其水平要超过获得茅奖的《生命册》。简直不敢回首,我们曾经见识了多少企业家的载沉载浮戏剧人生啊。马胜利、步鑫生、禹作敏,当然还有吴仁宝、鲁冠球、钟沛,简直像走马灯一样,你方唱罢我登场,但真正笑到最后的却实在寥寥,不能说没有。前几天,看《邓力群自述》,此人也是自认为对企业、对经济颇有发言权的人物,当年七千人大会,让国有企业的党委书记参加会议,就是他的提议。这样一来,会议规模才达到了七千人的。邓力群说,我笑到了最后,很是欣慰和自得。似乎是苏俄一个作家写过一部小说《一幅画》,也是讲述改革艰难的,叙述一个年轻的州长怎么推动企业改新的,而张贤亮当年的《龙种》等都很明显带有宣传的性质,虽然他大段地引用过马克思的《资本论》。平心而论,写不好这些人物,这一群体,不是这个群体的问题,而是写作者的回避、无力、敬而远之使然。为何回避?当然有更为复杂的原因。实际上,要真正写出企业的复杂,企业家丰富而芜杂的精神世界,写出他们与员工的关系、与党政的关系,写出他们的生存状态乃至困境,岂能是凭着想当然而能够一言以蔽之?两次获得茅盾文学奖的张洁,虽然她也许更看重自己的《无字》,但当时她享誉文坛的则是其写工业题材的《沉重的翅膀》。总之,不去表现,或者无力表现,是写作者的事情,也有某些环境的桎梏。

回到张椿年。我觉得国资委的王正宇主任把评论家要说的话都说到了,既肯定了这本书的突出特点、社会意义,也指出了这本书的诸多不足,都是非常中肯的话。看得出来,不是应景文章,不是敷衍应付。尤其是王正宇先生说到阿列克谢耶维奇与卡内蒂,不说这个女作家,因为她太滚烫了,而卡内蒂这个人还是挺复杂的,这个人有一本书《群众与权力》,被奉为经典之作。而姚正安先生说到张椿年先生像一匹老马,作为一个出生于1941年经历也算坎坷的人,他的三个不屈服,实在是深获我心。姚正安归纳张椿年不向命运屈服、不向贫弱屈服、不向诱惑屈服,足以概括一个人物在时代大潮中的价值取向。张椿年出身不好,这个话题,对当下的九零后解释起来非常费劲,非一言两语所能说清楚。但张椿年不屈服于命运的如此安排,姚正安对此没有展开,但说到了他参加高考而名落孙山并非因为成绩,因为无从“点招”,而是因为政治原因;说到了张椿年曾经当过民办老师的经历,甚至还有他到沈阳三载还有在军队的历练。这样的人生经历,对于后来的成为企业家的张椿年有着不可忽视的必要准备。

张椿年惨淡经营步步为营,在高邮这样的看起来并不是很宏阔的平台,却也能风生水起,一路走来,屹立不倒。姚正安先生总结了张椿年先生的诸多过人之处。而最能打动我的则是,他南下岭南,西走天山。我去过东莞,也到过石河子。东莞有虎门炮台,有关天培血染战袍的巍峨雕像;石河子简直就是白手起家的一座城市,有王震将军跨马瞭望的英武铜像。但这些英雄之后的土地,如何生养?怎样发展?当然要靠企业家们的兢兢业业默默无闻啊。与此相比较,张椿年也许并不显赫,但他以自己的才智以自己的坚韧,服务着这片土地,服务着这个国家,从这个意义上讲,他是不屈的脊梁,毫不夸张。

狄更斯好像说过,支撑美国的,并不是大都市的高楼大厦,而是散布在北美大陆上的众多小镇。张椿年先生作为一个并不知名的谈不上多大规模的企业家,已经远行了,但正是因为有着无数的中小企业的坚忍不拔昂然挺立,才使得我们的经济充满勃勃生机,才使得我们的社会有了和谐的可能。张椿年,如同高邮湖畔的一株苍劲老迈的椿树,俯仰无愧天地,坚挺在里下河湾,静看运河悠悠,月落日升,成就一段令人缅怀的传奇。

  评论这张
 
阅读(142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