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鸡鹅巷   

2016-02-21 14:44:00|  分类: 戴笠,邓文仪,蓝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不久,网络上流传一张两只鹅在道路旁依依吻别的照片。这样的家禽畜生,还这样情义殷殷,缠绵悱恻,反观人间的多少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引来多人点赞,议论纷然,也多少算是一种顾影自怜吧。这倒让人想起南京的一条寻常背街小道鸡鹅巷了。

大概是去年的春末夏初,一位民国将军的女儿来到南京,数人小聚,回首过往。这位女士虽然是美国知名大学的化学博士,但谈起家族旧事,却是条分缕析,直言无碍,娓娓道来。她细说民国流年,父辈沧桑,多次提到的一个地名,就是这条鸡鹅巷。她说,这是她父亲邓文仪载沉载浮最终能够爬到民国上将高位的重要起点、阶梯之一。这个鸡鹅巷,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曾经风云际会卧虎藏龙之地啊?

从北门桥、估衣廊往东到洪武路,进香河、珠江路之南,或者从太平路、碑亭巷往西,长江路、肚带营往北,在楼房高低错落或新或旧,店招色彩斑斓的招摇之中,在散发着市井的冗常和慵懒的烟火气里,就静静地安卧着这样的一条现在看来算是大体东西走向与珠江路平行的寂寞小巷,它就是鸡鹅巷。乍一听这样的名字,想必是当年唧唧喳喳鸡鸣鹅叫交易鸡鹅的集贸市场,繁杂喧腾,也未可知。至少在民国期间,这里虽然没有高楼林立,但杂乱无章的低矮民居间,小贩穿梭,店铺林立,引浆买车者流抑扬顿挫地高叫热买,其热闹繁华当不让北边不远处的丹凤街、鱼市街吧?

就是在这样的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中,五行八作,光怪陆离,多是短衣打扮,赤膊大汉,帮工用人,升斗小民,但您也许会看到身穿蓝衣布衫头戴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得神秘男子或者身穿各色旗袍翠华摇摇的摩登女郎混杂其间,说不上扎眼高调,但总给人以神秘莫测之感,他们进出的所在,唤作鸡鹅巷53号,实在是很不起眼的一家平常宅院而已,却经常是大门紧闭,肃穆森然。谁能知道,就是这样的一个寻常院落,却是民国时期数年间的特务机关的总部啊。已经作古的著名汉学家魏斐徳在其名著《间谍王:戴笠与中国特工》中,也是多次论及鸡鹅巷,他甚至说,鸡鹅巷53号的房子里用的草织垫子而非地毯大夏天里,在南京这个中国最闷热的城市里工作的戴笠,会经常在十人团位于鸡鹅巷53号的总部连续三天三夜废寝忘食地工作,最多只是就着一杯开水咽下油条之类的点心而已,在鸡鹅巷口,买一些油条,即使就是鸭血汤、阳春面,还是很方便的呢。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很不显山露水的地方,它却有着与当年的瞻园路、明瓦廊、洪公祠、韩家巷隐然有着或指导或竞争的错综关系,当然他们都要遵奉来自黄埔路或者中山陵附近某处别墅里发出来的指令,而鸡鹅巷,毫无疑问,是这些看起来设在再平常不过的街巷里的神秘机关的重要中枢。还是章微寒先生说得透彻,这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这一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它既继承了中国封建制度阉宦虐政东西厂和镖局的衣钵,也仿效了希特勒法西斯独裁工具褐衫党的凶行。

为何会选择这样的一个市井街巷的寻常院落?而不是在南京东郊的山林之中,也不是在悄无人声的西南一隅的板桥小镇?也许是在这里看到了“戴笠衣褐”、“被蓑戴笠”、“麻衣戴笠”者众多,勾起了此人的某种回忆?也许是因为隐没于市井之中,更为隐蔽低调,不被注意?在这里,不能不说到臭名昭著恶贯满盈顶风臭十里但也迷雾重重的曾经叫做戴春风的大特务戴笠了。戴笠这个名字,据说源于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的古诗,而《风土记》、《馀冬序录》中也有卿虽乘车我戴笠贫者何处穿绸纱富者自不求戴笠大有苟富贵勿相忘的自我期许在。戴笠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在任何活动中都极少出场,他的名字往往只是在耳语中被提及,他甚至不是国民党党员,他的最高军衔也不过只是一个少将而已,他是黄埔六期骑兵科肄业,他在七十年前的一个春夜,因飞机失事撞死在南京西南的岱山脚下,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还不到五十岁,他的狡黠远近闻名,令人生畏。当年,民国的所有派系都意识到,他或者知道或者能够了解到他们在公开和私下场合的贪污、腐化、无能和愚蠢,而只要他一点头,不管是哪个派系,其政治影响如何,失宠、贬斥甚或死刑便会接踵而来

有人说,罗斯福在开罗会议期间曾向蒋介石提出想见戴笠;也有人说戴笠设若不是在七十年前的初春就一命呼呜的话,历史会如何如何,这都不过是一种无端猜测罢了。共产党有一个李克农,国民党有一个戴雨农,两人都有一个农字,都是从事秘密情报工作,都是一生剑拔弩张的仇敌,但最终还是顺应历史潮流得民心的共产党把国民党赶到一个小岛上去了。

问如今鸡鹅巷上的行人,说到戴笠是谁,已经模糊不清,而提到什么力行社、复兴社、蓝衣社、邓文仪、贺衷寒等人,则更是如坠云雾之中了。也不过百年时间,这桑田沧海,真是无情得紧啊。

  评论这张
 
阅读(145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