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秣陵路   

2016-02-27 16:36:00|  分类: 秣陵路,莫愁路,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扬多年后走在阳光斑驳的秣陵路上,经常会陷入恍然一梦的困惑:当年的秣陵路是多么的狭长啊。如今,道路虽然拓宽了不少,怎么会显得如此的短小啊。在清扬的记忆里,秣陵路破败寒酸,并无什么巍峨庄严的建筑,更没有令人神往的电影院,但却有着叫卖令人垂涎欲滴的苏州梅花糕的店铺,想来就让人心生神往。虽然这条街巷的名字与千年古城的旧称不怎么相称匹配,可是她在这条街巷上可是盘桓行走了近二十年啊。

清扬对秣陵路最为深切的印象,是这条路上的同龄人多。也难怪啊,就是这样的东西走向的一条街上,秣陵路东端路北靠近丰富路的是秣陵路小学,对面的大概秣陵路19号里,则是秣陵路小学的分部。而秣陵路就要与莫愁路交接的地方,也就是天妃巷口,则是天妃巷小学,如今成石鼓路小学了。那个时候,学生到学校读书,哪有家长接送?都是姐弟们或者邻居家的孩子们结伴而行,三三两两,无忧无虑。大家就都在这一条街上,同一个大杂院,甚至不同的大杂院里,孩子们彼此都熟悉得很。而附近的明瓦廊小学、桃园小学、张府园小学、丰富路小学,等等等等,大概有十几所呢,真是星罗棋布,热闹非常。那个时候,哪有这么多烦人的作业?大人们又经常眉头紧锁忙着政治学习愁着家里的生计,根本没有闲工夫管理孩子们。孩子们也就乐的逍遥,在秣陵路上来来往往,自我玩耍起来了。

秣陵路上小孩子多,大概还是有点渊源的。秣陵路21号院,原来的主人,唤作刘峙,此人可是民国时代鼎鼎大名的所谓“五虎上将”呢。他家里有12个孩子,75女,也真够热闹的。这个刘峙,出身寒苦,家在江西吉安,父亲被人欺凌而死,随自己的母亲屈辱改嫁到黄姓人家,寄人篱下,尝尽世态炎凉。好在他聪明伶俐,隐忍内敛,被黄家送到日本学习,返国后继续到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求学,后到黄埔军校任教官,开始其职业生涯。北伐战争中,他一跃成为名将,在内战中也是屡立战功,还兼任了河南省主席。抗战之时,他败绩多多,而淮海战役,更是一败涂地,声名狼藉。

据说,刘峙共娶了三房太太,大太太杨庄丽是刘峙十来岁时就完婚的,算是娃娃亲吧。杨长得高大凶悍,目不识丁,却善于理财,与刘峙患难与共。杨自己不会生育,便买了一个姓陈的女子给刘做姨太太,生育了六个子女,但杨要子女们称她为“妈妈”而叫生母为“姨娘”。刘峙的第三个太太叫黄佩芬,黄在上海美专毕业后,又到北平师范大学读书,能歌善舞,拉得一手好琴,人也长得白净漂亮,刘峙为之倾倒。秣陵路21号院,栋栋小楼,浑然一体,而又自成天地,据说就是杨庄丽作为投资建造经营的,也有为另外两个太太的子女多多而未雨绸谬的意思。但是,人算不如天算,1949年春末,他们惨淡经营的秣陵路21号就物是人非了。此后,心灰意冷的刘峙告别秣陵路21号开始四海漂泊,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也要开始做起小学老师,来丰富自己的人生阅历了。

刘峙离开南京,在广州盘桓无聊,风声鹤唳,就转赴香港九龙,准备当寓公。虎落平阳被犬欺,刘峙在香港这样的鱼龙混在之地受人挟持,被敲诈勒索,不得安宁。他万般无奈,在一年后携夫人黄佩芬和4个子女登船漂泊,到了新加坡。人生地不熟的刘峙刚一上岸,便遇到一伙强盗,把他的大半行李抢掠而去。刘峙惶然无措,和家人再度登船远行,来到了印度尼西亚。雅加达海关人员哪里料想得到站在他们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矮胖子,竟然曾经是堂堂的民国陆军上将。他们看刘峙穿戴像个大富翁,就狠狠地勒索了他一笔钱。刘峙人在屋檐下,只好忍气吞声,任人宰割。到雅加达后,刘峙经商失败,无法立足,又只好从雅加达到茂物寻找机会。黄佩芬是师范大学毕业,很快在一所华语小学里当了汉语教员。一家人租了一间房子,就此安顿下来。1952年初,黄佩芬有急事要回香港,便与校长商议,可否由她丈夫代课。校长允诺先让刘峙来教授六年级的汉语和地理。刘峙牛刀小试,他讲的课竟然大受欢迎,校方立刻又要他兼授五年级的尺牍写作。等到黄佩芬归来,校方干脆聘任刘峙为正式教员,一人兼汉语、作文、历史、地理和尺牍五门课,黄佩芬则改教音乐和美术。昔日统率数十万大军的堂堂上将总司令,如今沦落异域当了—名“孩子王”。他异国孤岛飘零,是否会想起南京秣陵路21号自己家门口小学生唧唧喳喳上学或放学的情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异国他乡的一个小学教员吧?

1952年春,刘峙在课余闲暇,偶然翻阅报纸,竟然发现有人以他的名义在报纸上发表谈话。刘峙激愤之下,投书报社,以正视听。刘峙的声明,立刻引起轰动。淮海战役结束后,人们鲜闻刘峙的名字。谁也没有想到,堂堂“国军”上将,摇身一变竟成为一名印尼的侨民小学教员。台湾闻听刘峙如此处境,就通过黄埔学生袁守谦致信刘峙,决定招其回台。刘峙天涯漂泊,茹苦含辛,自然求之不得。他回台之时,顾祝同胡宗南汤恩伯等人到台北机场迎接。同是天涯沦落人,黯然相逢,不胜凄楚。刘峙看到这些昔日老友,禁不住涕泪横流地说:“南天三载,就好像是经过一个绵密而又恐怖又凄凉又哀伤的梦……”

清扬在多年后,在其先生的书房里看到刘峙在他的《我的回忆》里慨叹:“你不看,窗外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请你去问长江里的水,古往今来,有多少是是非非,如今又在哪里?我们都不过是中国历史过程中的一分一秒,又何必为此认真,自寻烦恼。”读着这些话,清扬又仿佛想起住在秣陵路与莫愁路交接处的一座围墙高耸的神秘院子来了,这个院子里,隐约可见一幢两层小楼翼然,各种树木繁茂阴凉,大门经常紧闭,偶来轿车在门前停放,而从这个大院里走出来的保姆,则一口扬州话,举手投足,都是一副大户人家的气派哦,她总是代表这个神秘院子的家长来到天妃巷小学来参加家长会,温文尔雅,低调谦和。只是在后来,清扬才知道,这个大院里的主人是丁光训大主教,还是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啊,神学博士,曾经担任过四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呢,他四年前去世的时候,已经98岁高龄了。

而清扬在自己所的在秣陵路103年大杂院里,她会偶尔看到对面天妃巷的巷子里慢悠悠走过来一个清瘦矮小的老者,一边走路,还会一边与不无阴森可怖的棺材铺里的师傅打着招呼。他身上背着卷起来的稻草席子,似乎一年四季都穿着破旧的脏兮兮的大头布鞋,清扬知道,他是来看望自己在丰富路小学做美术老师的女儿来了,他的女儿就借住在秣陵路103号一家姓马的带有走廊和地板的阔大的宅院一隅呢。清扬当时只是听说他姓唐。也是在多年之后,清扬到宁海路上的一所大学里读书时方才晓得,这位老者,就是鼎鼎大名的研究宋词的大师唐圭璋先生啊。

 

 

  评论这张
 
阅读(117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