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青石街  

2016-03-02 14: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今的青石街是南京一条距离不过数百米的小巷。在德基广场后面与南北向的塘坊桥相接,与长江路平行,东西走向,穿越南北大街洪武路,直到邓府巷。邓府巷,据说是当年明朝开国元勋邓愈的府邸,如今早已经荡然无存了,而在2003年震惊世人的则是抗议强拆酷烈自焚的市民翁彪,如此以死抗争,引来诸多关注。印象中,与塘坊桥平行往东,大概紧贴青石街小学,南北走向,再折向东西向,都是青石街,如今这一段青石街,早已经踪迹皆无了。而现在的狭小街巷,在伟楼炫目高阁凌云间,颇显寒酸落寞,不合时宜。倒是家常廉价的诸多小饭店,家家相连,人头攒动,叫卖声声,颇为热闹。

东西向的青石街小巷南侧好像是军队后勤部门和忠林坊的青砖围墙,而北侧则是墙面斑驳荒草离离的貌似民国建筑的荒寂院落,这些院落的门牌号码尚在,如18号、28号等,唯有一处三座院落的门楣上嵌有石头匾额的“青村”、“海山村”、“青云里”,令人颇兴怀古之思。青村海山村匾额的字体都是正楷,端庄沉稳,青云里的字体则为隶书,隽秀清丽。原来的青石街小学,早已经搬走了,废弃的校园之内,一片废墟,荒草离离,二进的过屋两侧尚有人住,还有灶台烟火,估计是或施工或留守人员在在这里暂且栖身过度,大有人去楼空物是人非的惨淡荒芜。很难想象,这就是位于长江路、洪武路与中山东路之间,大厦林立之下,距离新街口繁华街市不过数百步的地方啊。

我很是疑惑,李锡五题写的青村匾额,是如何逃过某一时段人们的躁郁癫狂,而得以幸存下来的啊?要知道,民国三十三年,民国,在那个年代,是多么令人憎恨厌恶避之唯恐不及的词汇啊。而且那字也似乎在给青天白日招魂。居然,有好事者,不由分说,弄一张纸红纸,把青村改名为红村,贴到了匾额上!满腔热情的革命小将们,一鼓作气,把海山村改成了革命村,也是用用红纸毛笔写了革命村三个大字再用浆糊贴在匾额上,匾额上方刚好有两扇窗户,小将们用扫帚很顺当地就将红纸贴了上去。1965年邢台地震后,为以防万一,海山村一号与二号的二楼有带圆弧的阳台下分别砌了两根砖头柱子,以水泥包裹,柱子上边便出现了一副当年最流行的对联: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再配上匾额的革命村,倒也自成一统。青云里改成了红云里或者红霞里,火红的年代,一定是要用红色打倒青色的,青石街便顺理成章地改成了红岩街,青石街小学也被改成了红岩街小学。这也毫不奇怪,当年南京的鼓楼区不是改为延安区、秦淮区成为遵义区、下关区成了东方红区、玄武区成了要武区吗?斜阳草树,寻常巷陌,往事不堪回首,幸亏当年的革命小将们没有得到“好派”或者“屁派”的倾心指导,只是用红纸、毛笔、浆糊、颜料给民国建筑改名而已,若是再莽撞狂躁一点的话,经过一番高人指点,动用钢筋水泥将三块石头匾额封死,或是用铁錾子和大榔头将三块石头匾额统统敲掉,在什么都敢想敢干的年月,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啊。

据说,青石街上的青村始建于一九三四年,当年可能是一位民国高官的官邸,建筑从设计到施工都极为考究,有好事者说,施工队还是建造美龄宫的原班人马呢。目前,已经衰朽不堪的青村的红漆斑驳的大门上尚存一块水泥门匾:青村,李锡五,民国二十三年。屋内层高达三点米,大玻璃窗,采光、通风条件颇好,浴缸、抽水马桶一应俱全,一楼带有一座小院落。 建筑的设计施工,都很是精心,非常考究,每层抬高一米,架空后再铺地板,有通风及冬暖夏凉作用,所有使用的青砖出窑后必须仔细筛选后再用。每扇窗户下有滴水檐,防止雨水侵蚀墙壁;细长条的青砖与当年大华电影院的一模一样,如出一辙;铸铁浴缸和地板,和美龄宫用的是同一批材料;水泥、洋钉也是从美国运过来的。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有人改造院子里的下水管道时,挖出原来的管道阀门,发现都是用紫铜铸造的。据说,连四个浴缸也是特地从美国运过来的。也是传说,于右任和孔祥熙都曾在这里住过,后来,天翻地覆,青村的主人也亡命海外或者到台湾去了,也未可知。如今的青村,被困在高楼大厦间,如同人老珠黄的弃妇,风尘面面,褴褛衣衫,墙体开裂,污秽不堪,也只有李锡五所题的青村二字,清秀端庄,依稀记载着这栋建筑曾经有过的辉煌。

但也有人说,青村主人唤作陈湛恩。他是北京大学土木系的首届毕业生,曾在国民政府的内政部出任过水利科科长,统管全国的水利建设,1949年后并没有去台湾,而是留在了大陆。他也是较早提出要修三峡大坝的人士之一。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之初,陈湛恩和他的好友兼北大同学程叔彪,共同出资在青石街买了这块地,建起了公馆,东半边姓程,西半边姓陈。 房舍是由陈的水利科同事茅以升带领工程队施工建造的。 1934年,宅院落成,陈湛恩就请同事李锡五题了青村的匾额。至于为何叫这个名字?只能揣度,也许出自青石街,而字,不无大隐隐于市的意味在。后来,程家去了上海,东半边的房子也请陈家代为看管。再后来,陈家也走了,因为日本人来了。直到1945年后,日本投降,青村主人才重回故地。据说,这里还经常出入一些民国名人,诸如孔祥熙、陈立夫等。也是据说,有一位当年的工务局局长,负责首都的市政工程建设,生活却很简朴,一年之后调任之时,行李也只是一只小箱子而已。

我之所以关注到青石街,则是因为一个传奇人物。此人在红军的江西瑞金时期,曾经是党内的高级干部,与刘伯承共过事,被称为红色史学家,曾经出版过《朱元璋评传》、《南明哀史》,《中国抗倭史》、《戚继光》等。经过长征,抵达延安后,他也是一个活跃人物,斯诺的《西行漫记》中曾经提到过他与毛泽东的往来,谈论时政、历史,每每谈到深夜。他后来到新疆,在盛世才处工作,因身份暴露而叛党。因为他失去双肢,不良于行。1949年春,他惶惶如丧家之犬,逃窜八闽,再回皖西,最终隐姓埋名在青石街上的一隅苟活残喘。但青石街上也并非桃花源,他在无奈之下,致信刘伯承投案自首。据说,刘伯承收到此信后,大为吃惊:他居然还在大陆?还在南京?经过层层请示之后,让他还是暂住青石街,听候处理。后来,据说,把他送到老虎桥监狱里了,到了四十年前,瘐毙牢中,享年81岁。此人,唤作徐梦秋。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之后,青村的房子自然也收归公家,所谓29间房,大多数都被化整为零,分给多人,成了大杂院。在全国大炼钢铁赶英超美时节,青村原先的铸铁大门被拆除,换上了现在的木门,只留下镶在地上的铁门轨道,还依稀尚在。如水流年,鸠巢雀占,房客来来往往,进进出出,或者搬走, 或者出租,有的还开起了小饭馆、杂货铺,整日烟熏火燎,喧腾鼓噪。也是据说,青村和旁边的海山村”“青云里一起纳入了民国建筑保护名录。青村终于可以保留下来了,只是,保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