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墓庐草青青  

2016-03-31 15:33:00|  分类: 墓园,祭扫,碑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到清明时节。清扫墓园,追思逝者,感念当下,虽然看似如老套惯性的四季歌,但岁月流淌,不就是这样万古如斯嘛。在这样的时光里,真是思绪纷然,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说起呢。漂泊在外,不能回到故土,为亲人洒扫祭奠,只能是眺望故园墓庐,献上一瓣心香。亲人,故旧,多少曾经鲜活的面孔,一一浮现出来,似乎从没有远去。

四十年前的深秋时节,我的祖父在缠绵病榻多年之后去世了。年幼无知的我,在当年,无法体会爷爷的离去给父亲家人造成的巨大悲伤。我的三奶奶、四奶奶在爷爷灵前,呼天抢地地哭喊着他们的大哥,令懵懂的我很是震惊迷茫。只是在后来,我才大概知道,三爷爷、四爷爷都先他大哥而撒手人寰,是我爷爷熬尽心血苦心经营维持着这个大家庭,不至于在那样的年月这个家族的被饿死或者出外逃荒、侄子侄女被迫送给他人。据村人们说,我爷爷在十二三岁就开始支撑门户,带领三四个弟兄为生存温饱而挣扎,经过多少风霜雨雪,在那样的乱世,蓬门小户终于有了些微生机,弟兄几个也都娶妻生子。讵料风云再变,祸生肘腋,家门迭遭不幸。爷爷唯一的希望寄托在儿孙身上。在那样萧瑟荒寒的农家小院,白发苍苍大字不识一个的爷爷看着父亲带领我们在油灯下读书写作,雍穆庄重,一脸的满足与期待。就是这样的农家庭院,一草一木,一砖一石,每个门窗,都和爷爷的辛劳不可分割。时至今日,一想到爷爷瞩目着父亲带领我们读书时的慈祥眼神专注神态,这样的一位朴素昂然的老人就此与我们阴阳两隔,心中就会涌起一阵沁入骨髓的悲凉。

送爷爷去墓地的途中,父母数次哭得昏厥过去。村人们也大都伤心落泪,默默无语。我们弟兄三人穿戴着孝衣孝帽,一路之上跟随着大人们磕头跪拜,被人围观。墓园就在村子南边的旷野平畴之中,紧靠着一道田间沟渠,有几棵杨树凄然耸立。到了墓园,在旁人的指挥之下,鞭炮齐鸣,仪式简单而郑重,爷爷的棺木被小心翼翼肃穆庄严地置放在墓穴之内。看着铁锹挥动新土飞扬,纸钱飞舞,爷爷就这样永远沉睡在九泉地下了。父母领着我们弟兄三人再次跪倒在突然耸立起来的新坟之前,此前很少见到父亲流泪的我们,看着父亲双手发抖,再次泪如雨下。我们既有无所依靠的恐惧,更有压抑气氛的感染,再一次大发悲声,但爷爷是永远听不到了。在爷爷故去三七之内的日子里,父亲在傍晚时分会领着我们来给爷爷烧纸。霜随柳白,月逐坟圆。此时的父亲往往会蹲在爷爷的坟前,一直沉默不语,唯有墓园之内的木叶响动,汇合成如汝河的水流声声。偶有各种鸟雀,在林间穿飞。我们三个也就依偎在父亲身边,感受着这种血脉相传的神秘与幽深,沉默,缅想。

我的外婆,在我还不到一周岁的时候,就早早去世了。我对她没有丝毫的印象,只能从妈妈的反复回忆中想望她老人家的摸样。母亲一再说,母子连心啊,你大舅的蒙冤而死,是让你姥娘过早辞世的最为主要的原因。大舅在漯河的沙河边上被批斗而死的时候,还不到三十岁啊。他撇下来的三个孩子该怎样养活啊?这是最为让姥娘焦心的如大山盖顶一样的难题啊。姥娘去世后的每年清明和姥娘的忌日,妈妈都会早早起来,做着准备,去给姥娘上坟。墓园就在外婆家村子的西南方向,正是汝水与湛河交汇的地方。清明时分,旷野里一派生机,麦苗青青,杨柳轻扬,有些梨花桃花还没有凋零,身子矮小的三舅会早早就在墓地里等候着妈妈的到来。当时,只是隐约知道,我的二舅、四舅等都是基督徒,是不作兴为父母扫墓上坟的。对此我一直迷惑难解:西方的那些基督徒都是怎样追怀先人的啊?我们这里偏僻贫穷,不可能有像模像样的教堂可供礼拜,难道一年一次到墓地看望自己先人的都不被允许吗?妈妈和三舅在墓园内,为所有的先人都要烧化纸钱,然后再来到我外婆的坟前,念念有词,哭声起伏,随风飘荡。我手足无措,唯有跟着妈妈暗自垂泪。平静下来的妈妈,就又会开始给我讲述她娘家曾经的辉煌,在淮河、沙河之上纵横驰骋的庞大船队,当然也会说到随之而来的突然败落,最终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已经是到县城读高中了,我的外公,这位一生在水上漂泊的不太合格的农民也去世了。父母连夜赶回乡下奔丧,一夜之间,母亲哀恸难止,憔悴不堪。到了来年清明,母亲带我去给外公上坟祭扫,所带祭品,无非还是纸钱,还有就是外公生前最爱吃的油烙饼。母亲会像唠家常一样地说着家里的事情,我们的读书考学情况。在母亲看来,生死之间,就是通过这样的特定方式在特定的地域之内得到了沟通与交流。走出坟园的母亲,情绪会一改刚到墓园之前的忧愁满面失魂落魄,仿佛解除了心头的重压一样,也明显神清气爽起来。

身在江南,多年没有回乡。在这样的日子里,住在南京的父母会要求在老家的大哥按照规矩,到墓园里去,看望我的这些故去的亲人,擦拭爷爷的墓碑,捎去我们的思念和问候。天遥地远,故园墓庐野草青青,天国的家人们,一切都安好吧。


 

 

  评论这张
 
阅读(74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