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云白山青万余里------李黎《拆迁人》读札   

2016-04-29 16:15:00|  分类: 拆迁,陈尚龙,人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乙未年秋,在颐和路边上一家医院卧床养病,接到李黎电话,说是新出了一本书,要送给我。话语间,听不出来兴奋莫名,也听不出波澜不惊。但作为八零后的李黎,已经出版了诗集《在手指以外的虚无里》、长篇小说《鸡的迁徙》、《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等,如今又有新书出版,作为写作者,这自然应该是令人高兴的事。

李黎悄然带书而入,新书唤作《拆迁人》。我问,写拆迁?围绕拆迁户、拆迁商、地产商与政府之间的博弈展开?有无邓府巷翁彪的影子?李黎嘿嘿笑着,并不多言,圆圆脑袋上的板寸黑发油亮发光,他的山羊胡子微微抖动着,更显出几分与其年龄不怎么相称的顽皮与圆融来。

病房无聊,挂着水的间隙,读李黎的《拆迁人》,却发现,在李黎笔下,并不是针对拆迁本身来展开他的故事短长。他回避了拆迁中的种种诡异与血泪、讨价还价与你死我活,主要着眼于拆迁之后所谓被拆迁者或者称之为拆迁户、拆迁人的生存境遇的变化、人生道路的嬗变。也就是说,李黎无意于叙述拆迁过程中的惊心动魄刀光剑影,而是着眼于拆迁之后的人,毕竟生活还要继续,人还要苟活下去。小说《拆迁人》共有五个章节,分别唤作《还债》、《人工湖》、《尚龙小传》、《这就是荒凉》、《总有人是失败的》,实际上,完全可以看作是独立存在的几部中短篇小说。书中的一个人物陈尚龙,分别出现在《还债》《人工湖》与《尚龙小传》中,却是名字相同身份各异的人物,这当然也是李黎小说的一个小小的技巧而已。李黎向我们讲述的这些故事,拆迁是一种背景,他关心的还是遭逢拆迁之后这些人的微妙变化:有的一夜暴富而又千金散尽;有的因失去土地住进公寓房而无所适从唯有逆来顺受逐步适应;有的因拆迁改变人生轨迹而远走高飞;有的虽然看似生存环境改变却婚姻失败家庭残缺而陷入彷徨迷茫。李黎在这样的看似不事雕琢的缓缓叙述中,有对亲情疏离的无奈盘点,有对青春远飏的揪心伤怀,有对朦胧情感的无限低回,有对时代疯癫的无情嘲讽,有对世态炎凉的犀利鞭挞,有对城乡巨大变迁人生如蚁的心生悲凉。

还不到不惑之年的李黎,面对当下汹涌澎拜的人心浇薄,面对芸芸众生的光怪陆离,面对生命存在的种种荒诞,他以少有的清醒与冷峻进行审视与解剖。面对日益老去的父母,他说,“父母进入晚年,家中的一切开始静止”、“家中唯一的生机,是遥远的子女偶尔回来-----”;面对在新农村建设中的家乡人工湖,他反复提到了“在月球上能看得见的人工湖,在月球上能感受到的新农村”,而这样的人工湖居然唤作言湖,似乎不无反讽的意味在了。李黎笔下的人物,看起来并不复杂,但往往是一些所谓次要人物的存在,却强烈地营造出一种不满足于现状叛逆压抑渴望出头天得到世俗承认的强烈氛围,而城乡之间的对立隔膜,似水流年的无可挽回,人生失败的挫折萦怀,这样的情绪弥漫在字里行间,让我们在阅读李黎小说的时候,感受到了某种窒息。

李黎在自己的小说中,提到了李白生命终结之地的采石矶,提到了所谓杜甫的“变态”,提到了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也提到了《哈扎尔辞典》。这样的信手拈来,自然妥帖,并不给人以炫耀博学之感,李黎毕竟是一个出版人嘛。年轻是最大的财富,小说家之路还相当漫长的李黎,期待他有更为恢弘更为磅礴的文本次第面世奉献社会。

【《拆迁人》 李黎著 现代出版社20158月第1版 定价25.00元】

  评论这张
 
阅读(9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