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河清总在本源处——曲令敏《河之源》读札   

2016-05-03 17:31:00|  分类: 北汝河,甘江河,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某些机构大费周章编邀各色人等为年度好书鼓吹呐喊,其用心可谓良苦,殊为难得。列出来的书单,也算差强人意,毕竟众口难调,也不能求全责备,只不过是一家之言而已。但看到如此轻忽思想人文的传播,无视当下社会思潮的涌动,偏重于技术花草的选择,如此眷顾这种讨巧的套路,仍难掩遗憾与失落。当今网络如此发达,见解如此汹涌,谁能够一手遮天一叶障目?而看到《草木缘情》《杂草的故事》,倒是想起曲令敏大姐的《河之源》了。

不好说毫无功利之心,但基本上是一种听从内心的召唤,居然用了八年时间,就在自己生活的地域之内,去细细打量考察每一条河流,去认真考辨每一条河流的前世今生;而这样的考察,既有在浩如烟海的文献资料中的搜求爬梳,更有贴在大地之上的细心抚摸,在人心浮躁通过这样的“工程”那样的“项目”就可以爆得大名甚或金满钵满的世风里,她却心无旁骛潜心贯注选择了沿河行走,这样的用自己的双脚丈量过的一方水土,这样的用自己的目光深情瞩目过的潺潺流水,奔涌到她的笔下,怎会不摇曳多姿妩媚烂漫?你听,走到叶县龙泉的翠花桥,瞩目这座建在澧河之上的已经历时数百年沧桑的乡间石桥,她这样说,它已经不是一座实用的桥梁,它是一方民风民情活生生的歌谣,“在改朝换代的战争岁月,兵马车辆粼粼北去,萧萧南往,把深深的辙痕留在桥上”“悠悠几百年,木桩古桥跨澧水,通衢江南塞北,真是一个奇迹,我们称它文物,是因为它挽系的远不止夕阳流水,更有风情万种的人间世事,有散落光阴里的珠宝一样的人情与物意”。

大姐熟读郦道元的《水经注》,勾勒河流渊源简洁爽利,大笔如椽。叶县南境有一保安镇,是我高中语文老师王成章老师的家乡。大姐如此着笔:伏牛山与大别山在保安镇遥遥相望不相接,是甘江河的众多支流把它们绾系在一起。甘江河与澧河互为支流,汇流后称澧河,甘江河因之成了澧河的支流。今甘江河在叶县境内有六条河流,左岸保安镇境内有两条常年沟壑:翟河和柳庄河。当年曾经威名赫赫的宛叶古道,曲令敏也并不无端夸饰,只是平淡引出郦道元《水经注》的文字:由南阳北出,过瓜里津,水上有三梁,谓之瓜里渡。自宛道途,东出赭阳,西道方城。就是这样的绵绵古道,曾经留下过孔子、刘邦、刘秀、诸葛亮、曹操的苍茫身影,还有李白、杜甫、苏轼、黄庭坚的足迹,当然还有张衡、张仲景、叶公沈诸梁等人的匆匆步履。说到诸葛亮,多说南阳诸葛亮,据说,还与荆楚襄阳为此而争执得不可开交。但就在湛河边上,曾有诸葛庙街,明朝诗人曹琏曾经在此大兴怀古幽情,他诗里说得明白,“一带长岗绕故墟,孔明从此结茅庐”“观风偶过湛阪陇,慨想长吟恨有余”。清人汪介人《中州杂俎》中也有诸葛亮“又尝居叶县之平山下”之语,但这些记述,多为他人所忽略甚至充耳不闻,唯有堪可浩叹而已。

《河之源》作为《河之书》的姊妹篇,分为询水问源、采访散记两个部分,书前还有鲁枢元等先生的序文,除了我在上面提到的澧河、甘江河、湛河,当然还有昆水、烧车河、灰河等大小河流。想起这些河流,默念着这些河流的名字,这些河流两岸的村镇山川人来人往,脑海中就会浮现出当年在这里曾经的青春年少,曾经朝昔相处的乡党同伴,如今,大家都天各一方,为生计奔波忙碌,惊回首,几十年春秋也就转眼之间啊,但他们无论人在何方,这方土地的旷野平畴山川河流沧桑往事,总是会存留心底的吧。

大姐谦和,一再对我说,《河之源》有空翻翻即可,不要写任何文字,这只不过是各种文字的合集,甚至不乏新闻报道的内容。我当然理解大姐出版图书颇多不易的苦衷,但书中收录诸如书法家郝国斌这位来自北汝河边上郝庄的乡党录以备忘又有什么不好呢?

【《河之源》 曲令敏著 河南文艺出版社201512月第1版 定价46.70元】

 

  评论这张
 
阅读(88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