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蓝霞辽海沈过雁 ----傅国涌《问史哪得清如许》读札   

2016-08-25 20:26:00|  分类: 史量才,袁世凯,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下关于民国的各种文字、图像、视听资料,满坑满谷,汗牛充栋,似乎给人已过度繁盛之感。但,你若是仔细打量,耐心审视,诸多说法、依据,或者人云亦云,彼此雷同;或者故作惊人之语,耸动视听;甚或捏造事实,荒诞不经,诸如胡宗南的真身在四川,红色间谍某某远扬海外,宋美龄的贴身秘书又如何成了吴宓的同事等等。但在这样的所谓民国热中,傅国涌的存在却别具一格,与众不同。

他并不在习见的已经被使用得烂俗的资料上过多纠缠,他总是不避艰辛地深入到近代以来诸多或显赫或冷僻的众多人物的日记、文集、全集中去耐心寻觅,他还以极大的耐心去翻阅查找当年的报刊,从中寻求丰满复活诸多历史人物的鲜活资料。他的《1934:独立评论的乡村纪事》就是如此写来。史量才是民国报业奇才,也是当年相当活跃的公众人物,大多人也只是知道这位从南京江宁走出来的一代风流,在杭州西湖边上有一秋水山庄,在1934年死于暗杀。但他当年在时局中算是一个何等分量的人物?他究竟有着多大的社会影响力?他的动员社会的能力遭受了谁的嫉恨?傅国涌大多以黄炎培的日记为线索,再借助当时的媒体资料,大致上复原出史量才在当年政治格局中的脉络走向,而这样的《时局、饭局、格局:史量才在九一八之后的公共生活》读起来就生动好读,令人兴致盎然。他在《问史哪得清如许》中的开篇文章《袁世凯之问:共和要几个世纪?》,乍看起来,给人以生造设问之感,但仔细读来却发现,在一百年前后,围绕着这一重大问题的讨论,并不是后人以为的肤浅而轻率,而是相当的认真而深入。不管是旧文人,还是新潮派,甚或是关心研究中国问题的外国顾问,都在观察解读把脉当时的中国情势,都在争辩中国的道路选择,而避免这些讨论陷入空疏的唯一办法,就是查看当时的各种文章,文字为凭,并进行分析比较。在这样的比对之中,傅国涌得出的结论也就昭然若揭了。他在文章结尾引用李景汉的《民国时期社会调查丛编》中的有关在北京郊外乡村关于何为民国的调查,令人感叹,也令人心酸。进入民国的知识分子,被傅国涌称之为“新国民”,他把他们大体分为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比对这些人对中国道路选择、时局走向的思索,以及这些人最终的分道扬镳开枝散叶,从中提出了高调理想主义与低调理想主义的命题,都是很有意思的归纳。傅国涌大量摘引原文资料,似乎起初给人以阅读起来不大顺畅之感,但仔细想来,也自有他的道理。转述起来,往往会言不及义,何妨就这样经过自己的审慎筛选让历史当事人的白纸黑字来自陈原委?关于区域自治,在民国也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河南南阳别廷芳的自治实验,也曾聒噪一时,但随着别廷芳的意外而死也就人亡政息。傅国涌主要是依据西南边陲的云南熊光琦的自治实践来解读在民国时代所谓的县域自治的大小空间,傅国涌把之称之为“纸上的县治理想,不无为其昙花一现嘎然而止感到可惜之意。

傅国涌除了下足了文献资料的功夫之外,他还有删繁就简善于提炼归纳的过硬功夫。关乎胡适、鲁迅的文章不知凡几,但傅国涌仍然可以另辟蹊径,写出新意来。他就胡适为何拒绝组党展开讨论,从当时的形格势禁、蒋介石也并非一手遮天的有心无力、所谓第三种力量的斑斓芜杂、胡适自身的性格特点等,一一娓娓道来,从这样的看似缓缓流淌的平实叙述中,我们才这道,蒋介石也并非全是在玩弄诡计拉人落水,蒋介石对待知识分子也自有其套路与章法。傅国涌多次提到的王世杰,在南京至少有三处宅院,这个担任过外交部长、教育部长,有着法学背景的民国要角,在日记中的种种坦率直言,既是一种历史进程中诸多人物的无奈自白,也是足以昭示后人的镜鉴。鲁迅为何不喜欢杭州鲁迅为何拒绝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虽然解读各有不同,但傅国涌的说法更为平实可信,王一心李伶伶写过《周家后院》,也曾说道鲁迅对杭州的不无厌憎,但蔡元培、邵力陈布雷等对鲁迅先生的极力呵护,也是不容抹杀的事实。

傅国涌关注民国,关注民国知识分子与诸多实业家的选择,一再揄扬提炼他们对一个国家建设力量的难能可贵。这样的价值取向,这样的提要勾弦,也是一种很有识见的体现。他提到王人驹等人在浙江办教育的不易,提到乡村建设派的筚路蓝缕,提到梁漱溟、晏阳初、陶行知等人的躬行实践,他甚至到无锡寻访荣家兄弟的踪迹,到南通体验状元张謇当年留下的勋业,从重庆到宜昌缅怀似乎已经淹没的卢作孚的种种往事,并不是要刻意去做什么文化苦旅的廉价浩叹,而是紧贴这些历史人物的纷纭往事,提醒当下珍惜曾经的国家瑰宝的先知先觉。

历史是上帝手中的磨子,转得很慢,磨得很细。但傅国涌这样的追寻和求问,至少提醒我们在民国曾经有如此风格如此器具的光华生命的鲜活存在。傅国涌是浙江乐清人,那里有座雁荡山,让我想起吴文英的宋词来:殷勤待写,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沈过雁。谩相思,弹入哀筝柱。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天穹蔚蓝,碧海辽阔,傅国涌避居西子湖畔,以自己惨谈经营的文字,传播出给人力量的消息,旨在告诉我们:不是为了建立一个完美的社会而努力,而是为了一个不完美的社会努力。

【《问史哪得清如许》 傅国涌著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64月第一版,定价32.00元】

  评论这张
 
阅读(13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