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陈彬龢拾零   

2016-09-06 18:17:00|  分类: 陈彬龢,史量才,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的命运难说得很,固然与个人奋斗有关,但往往也要看历史机遇。这句话,今年悄然流传,也是颇有意思。多少年前,说到胡兰成,还有几分禁忌了,可如今,胡兰成的“粉”,据说是颇为盛大壮观呢。这倒让人想起,当年几乎与他齐名的一位报坛弄潮儿陈彬龢来。

陈彬龢,如今知道他的人,可能不多了。此人出身成迷,据说是江苏吴县人,出生于1897年,其母亲是当年在上海滩红得发紫的哈同花园里的用女。陈彬龢混迹上海滩,也曾到过日本,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长袖善舞,结识了史量才、黄炎培等人,开始在沪上报业展露锋芒。当年,方舟子煞有介事地“指控”韩寒背后有团队操作,此番说辞,也曾出现在陈彬龢身上,说是他组织了一个小写作团队,为其服务,而胡山源就是其中的重要成员之一。这个团队,不仅为其写文章,还为其翻译、编撰图书,搜集各方资料,诸如《日本通史》《谈教育》等,使其跻身学者名流之列。陈彬龢更为厉害的是他的策划功夫。苏州甪直保圣寺发现了唐代天宝年间的塑像和佛像,无奈总是不被重视。陈彬龢深谙外地和尚好念经的奥妙,他请来了《东洋美术史》的作者日本名教授大村西崖,一番媒体喧腾,引来各方重视,陈彬龢也因此与叶恭绰等搭上了关系。借着这个势头,陈彬龢趁热打铁,又趁机把大村西崖的《东洋美术史》之一部分“翻译”成《中国美术史》,俨然成为日本通、美术权威了。陈彬龢还与历史学家陈垣之子陈乐素联手张罗“日本研究”,在当时遍请名人,热烈造势,很抢眼球。

爆得大名的陈彬龢有此资本,被黄炎培引荐给了史量才。有了《申报》这一平台,陈彬龢更加如鱼得水,邹韬奋就曾对陈彬龢极尽溢美之词:陈先生现任申报时评主撰,他的文字思想,看过的人很多,用不着我来多说。他尚在壮年而已秃顶,有人说这是深思的象征,怪不得他那支秃笔那样厉害。记者还觉得他的精力过人,因为他无论怎样忙,从未见过他有疲倦的时候。

但陈彬龢在《申报》风头过甚,一年多之后的19327月,他组织了三论“剿匪与造匪”,立论大胆,语惊天下,用词尖利,笔扫千军,令蒋介石大为光火。因此“三论”,陈彬龢虽然无奈离开申报,却因此而声誉日隆。但就是这样一位陈彬龢,居然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的1942年,摇身一变,成为日本卵翼下的文化贩子,再次主持《申报》笔政,时过境迁,此时的《申报》已经不是史量才时代的《申报》了。1945年夏,上海某机构组织李香兰与张爱玲的对谈会,金雄白与陈彬龢参与其间,甚是积极。金雄白就是金冲及先生的父亲,也是当年活跃在京沪之间的报界名流。陈彬龢在1945811日在《申报》发表《从南京归来》一文后,悄然隐遁,不知所踪。

多年以后,金雄白在其《记者生涯五十年》中披露,在19704月,金雄白到日本见到了73岁的陈彬龢,“那天与我握别以后”,陈彬龢“即未曾回到寓所,流浪在街头,有时竟闯入不相识者的家内”,“在我留日期内的不到一个月中,曾三次进入警局而由朋友们代他保出,最后就把他送入了医院,缠绵四个月”,终于在1970830日的“午后五时五分”,逝世于日本茨城县水海道市的厚生医院。

色彩斑斓的一代闻人,就此落幕。


  评论这张
 
阅读(116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